Holy net news

圣网新闻

死海古卷展出引发所有权之争

2010-01-18 09 作者: 发布者:  来源:
  • 收藏
  • 管理
    2603 字体【
        近日,记录中东历史生活的重要文献“死海古卷”到加拿大和美国展出。约旦旅游大臣马哈·哈提卜14日说,约旦希望寻求西方国家的帮助,从以色列手中收回“死海古卷”。约旦方面的要求引发了以色列外交部的强烈不满。以色列外交部发言人伊加尔·帕勒莫尔大表示,“死海古卷”是犹太人宗教、文化和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与约旦无关。

      以色列和约旦争执不休的“死海古卷”究竟是什么?它的作者是谁?为何陷入所有权的纷争?

      在古犹太沙漠,库姆兰群山静静地偎依在死海岸边,断石残垣和戈壁荒滩毫无遮蔽地袒露在烈日下,太阳升起时,站在死海这边望去,会看到亮光一点点从约旦的群山背后涌现。

      然而在库姆兰群山的11个洞穴内,“死海古卷”曾星星点点地散布其中。这些古卷如今虽已被转移保存,但世人仍在无休止地争夺它的所有权。

      争议 古卷未记载创作者

      相传库姆兰地区是一个犹太人修道者社团的聚居地,这个社团自称艾赛尼人,他们把终生都奉献在保存“死海古卷”上。以色列考古学家尤瓦·佩雷格对此则不以为然,他表示,“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艾赛尼人。”

      佩雷格曾在库姆兰群山考察十余年,他认为,这批古卷与库姆兰群山并没有太大关系,而库姆兰地区存在一个虔诚宗教社团的证据也并不充分,难以让人信服。佩雷格提出,当罗马人的铁蹄踏破库姆兰山区的黎明时,犹太人匆忙把这些古卷塞到了库姆兰的山洞里,以保证文献的安全。至于库姆兰群山,佩雷格认为这里曾是一座犹太人抵御外侮的城堡,也就是一座军事要塞。在漫长的岁月中,这里逐渐变成了一座制陶场,这也是为什么“死海古卷”被发现时大多装在陶瓮里的原因。

      在其他学者的描述中,库姆兰山区或者曾经是庄园、或者是手工艺中心,甚至是一个皮革制作场。经历了数载的争鸣和挖掘,依然没有能让考古学界一致达成共识———到底是谁创造了“死海古卷”。现在考古学界的共识是,大部分“死海古卷”都不是起源于库姆兰山区。这批文献最早的记录时间是公元前300多年,那时候库姆兰山区还没有形成定居点。其中一部分古卷是用非常娴熟的希腊文字写成,而不是平淡乏味的亚拉姆语或希伯来语。这意味着,“死海古卷”的创作者并不是一个信仰文化完全统一的群体。而佩雷格强调说,艾赛尼这个词语,也没有在古卷的任何一个残片上出现过。

      证据 艾赛尼人存在有依据

      佩雷格的质疑很快得到了回应。波兰学者约泽夫·米立科翻译出“死海古卷”的部分内容,这章名字叫《社团的规则》,根据这个章节,艾赛尼人不仅在死海西岸居住过,还订立了自己的社团规则。这些规则几乎像苦修者一样严酷,内容包括戒食、素食和祷告等,被认为是耶稣的原始教义。随后,更多的库姆兰宗教团体章节被翻译出来,包括“创世纪外传”、“雅格的祝福”、“亚当和夏娃的生活”、“所罗门诗篇评注”及圣经律法评注等。

      公元1世纪时,著名的古罗马作家普林尼就曾这样记述道:“在死海西岸的陆地上,居住着艾赛尼人。他们孤寂独处,是一群最奇特的人。那里没有女人,因为他们摈弃了一切性的欲望;他们没有钱,以与棕树林结伴为乐。日复一日,大批的新成员源源不断地补充他们的人数。常常有一些对人生厌倦、被命运抛弃的人加入到他们中间,采取了这种生活方式。说起来真难以令人置信,他们自己不生养儿子,却千秋万代永远长生。”

      与普林尼同时期的历史学家约瑟普斯也在自己的文章里记述过艾赛尼人,“他们远离一切世俗快乐,自我控制,屈从于高尚良好的品德。”

      根据这些史料,许多学者认定,艾赛尼派就是库姆兰宗教团体,而库姆兰宗教团体很有可能就是“死海古卷”的记载和保存者。

      现实 三国相争以色列占优

      现在的库姆兰静静地依靠在死海边,远离了古远的战争历史和现世的纷争喧嚣。但以色列和约旦人却难以享受这种平静。为了争夺“死海古卷”,这两个国家已经争执了60多年。几乎从“死海古卷”被发现之日起,它的归属权就成了与它的身世一样的谜团。

      “我们已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投诉,重申古卷属于约旦,”约旦文物部门的官员在声明中表示,“政府有法律文件能够证明约旦才是古卷的合法拥有者。”约旦官方表示,1967年以色列占领东耶路撒冷时,以色列军队从巴勒斯坦博物馆夺走了“死海古卷”以及其他文物,而该博物馆当时是由约旦管理。

      以色列考古当局则回应说,以色列才是“死海古卷”的合法拥有者。他们认为,“死海古卷”记载的是古犹太人宗教、文化和历史,以及他们的生活习惯和教义规则,这跟约旦没有关系。对此,巴勒斯坦也表示抗议,但无论从国际政治角力还是西方支持方面来说,约旦、巴勒斯坦都难以与以色列相抗衡。

      在硝烟难以平息的中东地区,“死海古卷”的所有权争夺仍在继续,而这可能是“死海古卷”的作者———基督教义的原始尊崇者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也不是他们把这份珍贵文物拼死传承下来的初衷。

      ■ 背景

      传库姆兰宗团为古卷守护人

      牧羊人无意中发现“死海古卷”,成20世纪最大考古发现之一

      1947年,贝都因族的一名牧羊人为了寻找一头失踪的山羊,走进古犹太沙漠库姆兰旷野的一个山洞,他踩破了一个陶罐,却无意中造就了上个世纪最大的考古发现之一———一批写在莎草纸、动物皮肤和铜铸残片上的腐朽经卷。

      古卷含800余卷内容

      这个发现最终让整个世界欣喜若狂。从1947年开始,考古学家历时10年时间,完成了这批卷帙浩繁的古经卷的发掘工作。由于埋藏地点在死海边,这批古卷被世人称为“死海古卷”。

      “死海古卷”星星点点地散布在库姆兰群山的11个洞穴里,共包含了800多卷内容,写于公元前300年,到公元后70年间,距今有两千多年历史。古卷中包括许多从未流传过的圣诗、祷文、历法、生活守则等。这些破碎的文字,断断续续拼凑出人类寻找已久的历史上第一个千禧年的故事。在考古价值上,“死海古卷”对于加深对圣经的理解,和了解犹太教、基督教的历史具有不可替代的意义。

      罗马入侵改变古卷命运

      现在,如果你前去古卷出土的库姆兰地区旅游,库姆兰地区的导游都能告诉你一个关于古卷来龙去脉的故事。从古卷出土之日,这个故事就开始世代相传。相传库姆兰地区是一个犹太人修道者社团的聚居地,这个社团自称艾赛尼人,后人称为库姆兰宗团。他们把终生都奉献在保存古卷上。当基督耶稣开始讲道,他们是耶稣的忠实记录者。罗马人入侵了他们的家园,库姆兰宗团成员仓皇地将古卷装入陶瓮,并封存在悬崖的洞穴中。

      战争失败后,库姆兰宗团被彻底毁灭,岁月流逝,那些存放在洞穴中的经卷也就湮没于死海旁的荒漠之中。

    我要评论

    
    全部评论(0)

    相关新闻

    基督教借灯会传福音,呼召5千人决志,连尼姑和尚也受了感动.. 2017-02-22 22:29:08
    灯会上周结束,共带领5千人决志信主。(照片来源/ 2017台湾灯会-云林基督教会灯区)28年来首次在云林举办的台湾灯会,期间传出多几起意外,基督教灯区四围也林立各式佛、道教偶像崇拜的大型灯笼,如此大的争战中,基督..
    蔡琴2017年第一场演唱会在教堂举行 2017-02-19 23:26:06
    这是蔡琴「2017有情天地福音见证演唱会」现场,二月18日晚间7时半在台湾新店行道会美河堂登场。事前,索票行动就「秒速抢空」;当晚活动开始前,排队人龙从会堂外排到捷运站。在开场敬拜歌曲后,蔡琴以一席红带金色..
    温州毕士大福音医疗队2017年缅甸宣教事工正在启动。 2017-02-11 10:55:00
    毕士大福音医疗队再次带着爱,带着梦想,带着福音的负担和使命,在新的一年里又再一次踏上异国他乡的宣教旅途,这次的出行同工有:梁世福、陈生未、欧阳世党,三人从龙港出发,陈竞伟医生从苍南出发,吴大双队长、..

    图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