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welfare portal

公益性综合门户网站

在生命的旅途,遇见我的主♫
2021-02-02 22 作者:肆归 发布者:肆归  来源: 原创
  • 收藏
  • 管理
    4882 字体【

      我想,这辈子最不可能的事情,就是我会成为一名基督徒,但这事却成为了现实。我出生在青藏高原的一个县城,那是一个农业县,村口就是城隍庙。童年的时候,家境贫寒,没有什么好玩的,我的很多时光都是在城隍庙里度过的,那里时常烟雾缭绕,显得有些热闹,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村里的社火队就在那里集中,里面敲锣打鼓、人头攒动,城隍庙嫣然成了村民活动中心。

      是的,我的童年就是在城隍庙里长大的。如果说,对于故乡的记忆,城隍庙有着不轻的分量。只是记得,庙里操心日常事务的爷爷奶奶们,把柏树枝放在杯子里泡水喝,我那时因好奇品尝过一小口,那味道苦涩怪异,实在难以下咽。因这不同寻常的味道,城隍庙便留在了我的记忆里。那供奉在庙堂里的塑像,落满尘埃,身上披红挂绿,像是农村结婚的新人,村民们跪在地上磕头,祈求今世的平安。

      从小我便在这样的氛围之中长大,直到后来离开故乡,我走了很多地方,每到一地,都是习惯性地喜好进寺庙,去烧香拜佛、抽签看卦。时光飞逝,转眼到了2009年。那一年,我已是36岁。那一年,我第一次听到福音。虽说以前也听说过基督教,听说过耶稣的名字,但总觉得那是外国人的宗教,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根本没往心里去。

      所以,当我第一次听到福音的时候,我不但不信,而且还非常排斥。第一我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有上帝。我觉得上帝是虚空的,是根本不存在的,只有那些没有文化、愚昧无知的人才会相信上帝。第二我觉得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我干嘛去信外国人的上帝呢?即便要信我也应该信释迦牟尼,或者信观音菩萨。

      给我传福音的那个弟兄心急如焚,他口干舌燥地说了半天,可我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句没听进去,他说的越多,我越是心生逆反。他在向我传福音的过程中,我的内心始终在抵挡:别忽悠我,不管你怎么说,就算你说的口吐白沫昏过去了,我也绝不可能信上帝,绝不可能信外国人的神。

      我属牛,就像是一头牛,性格比较倔强,已经形成的惯性思维,很难改变。2009年,当我第一次听到福音的时候,正是我记者生涯的黄金期。我每天奔赴在形形色色的新闻现场,报纸上天天都有我的新闻报道,作为一名省报的记者,我觉得自己是文化人,是个知识分子,我怎么可能去信上帝呢?怎么可能信外国人的耶稣呢?那个时候,我在想,就算是全世界的人都信了,我也不会相信。

      春去秋来,时光飞逝,转眼七年过去了。2016年,我辞职离开了报社,结束了自己二十年的记者生涯。那一刻,我的人生陷入了低谷。很多人表示难以理解,问我这么好的工作,为什么辞职?我说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不只是为了吃喝享受,我们总要追寻生命真正的意义。如果生命的意义仅仅局限于物质的享受层面,那么生命一定是缺乏意义的,所以我坚信生命的意义必定在物质之外。

      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头。辞职后仅仅两个月,曾经那么顽梗的我,竟然很快柔软下来。我突然相信,这个世界有一个至高的造物主。我在想,浩瀚宇宙,亿万星球高速运转,千万年来,井然有序,这说明宇宙是存在秩序的,而这个秩序必定需要一种巨大的力量来维持,那么这种力量来自于哪里呢?我想这个力量就是上帝。

      因着这样朴素的逻辑,2016年的五月,我决志信主。那一年,我43岁。距离我第一次听到福音,整整过去了七年。如今想一想,如果没有神,如果没有圣灵的浇灌,我曾经那颗刚硬的心怎么可能柔软呢?如果没有神,过去那么顽固的我,怎么可能认识真理的光芒呢?如果没有神,曾经瞎眼的我,今日怎么可能得以看见呢?

      千万座佛像,不知拜的什么佛;千万本经书,不知读的什么经。回头想想我的前半生,在佛教里只看见烟雾缭绕,只看见故弄玄虚,却丝毫没有看见真理的光芒,因为佛教原本不是真理。从小生长在佛教的环境和氛围之中,惯性使然,使我在几十年的烧香拜佛后,竟然越信越糊涂,到了最后,才蓦然发现,原来佛教竟是无神论,搞了半天,佛教信的只是人,而不是神。

      人靠人如何拯救灵魂呢?觉悟再高的人,还是人,他不可能变成神,岂有受造之物拜受造之物的呢?要信就应该信那宇宙的创造者,上帝就是那造物主,就是那独一的真神。在人海茫茫之中,上帝拣选了我,将我从黑暗里拯救出来,将我从死亡里拯救出来。“凡预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我信不是我多有智慧,不是我多聪明。我信,是上帝的怜悯临到了我。因为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

      “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约10:27)。在不知不觉中,内心深处的那一粒种子开始生长,我听到了上帝的召唤,我的灵魂从沉睡中醒来。虽然我曾经迷失在旷野,可是我听到了主人的呼唤,我能听出祂的声音,祂一声声在急切地呼唤我,我循着祂的呼唤走去,在生命的旅途,我遇见了我的主。

      “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就是说,在那些不信基督的人看来,信的人都是愚拙的。过去的我也是这样看信的人,如今自己信了之后,我才知道,过去的我是多么的无知。今天,在世人的眼中,我也成为了那“愚拙”的人。可是我知道,十字架的道理,在我们得救的人却是神的大能。因为“世人凭着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

      有人说,基督教是西方世界对中国的文化侵略,是对中国的和平演变,这真的是无稽之谈。基督教进入中国,是把光明和爱带进了这片苦难深重的土地。比如说,过去的中国妇女有缠足的陋习,最早反对妇女缠足的,便是基督教会,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比如成立孤儿院、养老院,成立戒烟所,中国最早的大学和医院,都是基督教会创办的,如今很多着名医院的前身都是教会医院,所谓的侵略和演变,实在是信口开河。正如《圣经》里说的: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拒绝光。

      在生命的旅途,我遇见了我的主。这是我生命中最为重要的相遇,而我生命的意义,也在相遇的那一刻升华。我知道,没有什么比这个相遇更为重要和幸福。人生的路,还要走,前方还有磕磕绊绊,还有风霜雨雪,可这一切都没有关系,因为我深信,再黑的夜,也有天亮的时候,在这个世界的尽头,还有一个更美的世界在等着我,我的主就站在那里,等着我,就像是一位父亲,等待久别的游子回家!


    
    全部评论(0)
    • 口述:吴茂龙 整理:杨续平我是在2016年秋天的一个下午被一辆迎面而来的大货车撞伤的。这是四川成都的一辆大货车。货车司机将我撞伤之后昧着良心弃车潜逃。而我却在医院里昏迷五天五夜才渐渐地苏醒了过来。由于腰部..

      浏览:3478次 评论:1
      2021-05-07 07:23
    • 我想,这辈子最不可能的事情,就是我会成为一名基督徒,但这事却成为了现实。我出生在青藏高原的一个县城,那是一个农业县,村口就是城隍庙。童年的时候,家境贫寒,没有什么好玩的,我的很多时光都是在城隍庙里度过..

      浏览:4883次 评论:0
      2021-02-02 22:04
    • 巍巍十架放光芒,脉脉三春暗自伤。纵集名花千万朵,犹输宝血许多香。[注释]1.巍巍:指高大壮观的样子。2.十架:十字架,指钉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3.脉脉mò mò:形容藏在内心的思想感情,有默默地用眼睛表达情意的..

      浏览:2028次 评论:0
      2021-01-13 15:39
    音频
    专栏作者更多
    • 谢淑纯

      谢淑纯

    • 李艳凤

      李艳凤

    • 潘五一

      潘五一

    • 清晨

      清晨

    • 李启君

      李启君

    • 蔡宏强

      蔡宏强

    • 袁杰

      袁杰

    • 海夫

      海夫

    • 崔元荣

      崔元荣

    • 刘桂梅

      刘桂梅

    • 倪宏恩

      倪宏恩

    • 邵萍

      邵萍

    • 沈阳

      沈阳

    • 麦子谷

      麦子谷

    • 刘树鹏

      刘树鹏

    • 蒙悦

      蒙悦

    • 肆归

      肆归

    • 王玉根

      王玉根

    • 吴景旺

      吴景旺

    • 童天凫

      童天凫

    • 谢以斯帖

      谢以斯帖

    • 橄榄枝

      橄榄枝

    • 雁子

      雁子

    • 旷野雄鹰

      旷野雄鹰

    • 谢天恩

      谢天恩

    • 潜水荷

      潜水荷

    • 耶稣的宝贝

      耶稣的宝贝

    • 旷野牧歌

      旷野牧歌

    • 风儿

      风儿

    • 李牧童

      李牧童

    温馨提示:您随时都可以用鼠标在阅读页面划词。调出圣网百科对该词的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