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welfare portal

公益性综合门户网站

为什么未来中产必然大面积返贫?我们该怎么办?
2020-03-11 14 作者:沈阳 发布者:沈阳  来源: 慕义书院
  • 收藏
  • 管理
    10694 字体【

      黄约瑟牧师既聪明,又有一些小坏。倒不是说他那哥大经济学博士和华尔街理财顾问这个前身份,也不是说他有个绿卡却坚决保留中国籍,而是对信仰的决绝态度。作为第五代基督徒,他亲哥哥,曾创办有一家年营业额四五百亿的房地产公司,据说还准备上市。哥哥经常出言不逊,攻击他妈妈的信仰。于是,黄牧师祷告,求上帝严厉管教他哥哥。后来,他哥哥公司资金链断裂。而哥哥,也终于放下了骄傲,回到父亲所牧养的教会,一起敬拜上帝。

      我就问黄牧师,究竟是什么属灵的智慧,让您判断您哥哥的资金链会断裂,而且还那么有信心地向上帝祷告。

      黄牧师说,其实,圣经没有说他哥哥会资金链要断裂。在他看来,他哥哥这样一度最高有几个亿资产的暴发户,目中无人,随意投资,随意给江湖好友担保的人,在大环境下,资金链不断裂才怪呢。黄牧师说,曾经最大的困难,因为哥哥不信耶稣,他没法拿那圣经箴言里那些关于“作保”的经文说服哥哥。

      听完牧师的介绍,我顺手用手中的查了圣经箴言一卷书,居然在6:1、11:15、17:18、20:16、22:26、27:13六处提到不能给外人“作保”。

      圣经箴言对担保的反感,比例如此之大,远超我想象!

      于是我对黄牧师说,“看来,这里面一定有远远超越了经济学和法学的大智慧。那就是一个凭着江湖义气和感觉而担保的企业家,迟早有一天会资金链断裂”。顺着这个话题,我就进一步请教黄牧师,“问题在于,你哥哥曾经很成功的啊,至少是自信满满的”。

      黄牧师回答,“是的,老办法在过去三十年的经济大顺境中或许可行,但如今一定不行”。

      对此,黄牧师解释,“现在,全球主要经济大国的发展,整体上都处于战略收缩期。特别是,1991年冷战结束后,西方国家倡导全球化自由贸易,带来全球性的产业大分工,中国顺势成为了‘世界工厂’。然而,从特朗普上台到英国脱欧,一种很不一样的全球化态势出现了。也不能简单地指控谁不是自由贸易。尤其是在奥巴马两个任内,GDP从14.7亿万亿增长到了19万亿,增长30%,联邦政府债务居然翻番,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规模从不到1万亿到了4.5万亿,翻了4.5倍。特朗普就是要扭转这个趋势。这个是全球性的大环境。对中国来说,过去三十年多年战略扩张机遇期,大体已经结束。”

      我说,“是的,中美两个大国,彼此在重新定位,这就导致了中美贸易战。不过,对这个沉重的话题,我是有些谈厌了。还是谈谈中国自己吧。例如,国际金融协会(IIF)成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的政府以及企业、家庭的总债务占GDP的303%,同比去年的297%增长了6%。2018年,新浪金融研究院曾经做出报告指出,按照中国2017年82.71万亿元的GDP和13.83亿人口计算,人均负债率为223.06%。不含外债,人均负债为13.34万元;包含外债,人均负债为14.14万元。如此债务规模,只要经济大规模收缩,资金链非常非常容易断裂,未来中产必然大量返贫。”

      对中国,黄牧师一直不那么客观,也不那么悲观,但整体来说,不乐观的层面隐约更多。他说,“从2012年起,中国似乎不那么合乎周期律的刺激调整政策。然而,2016年到现在,这样的刺激政策空前减少。2016年下半年对房地产刹车,2018年对金融紧急刹车。刚才说了中美贸易战,如今对内投资也大大下滑,这样,刺激经济更多靠内需。然而,内需又是不利。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中国流行借债经济。于是,工业化、城市化、货币化大体结束之后,除了美的、格力、海尔等自动化企业有些潜力,大规模的制造业扩张期也随之结束。结果是,中国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包括石油、煤炭、钢材,都达到了顶峰,并且都开始或快或慢地走下坡路。”

      谈到这里,黄约瑟牧师特别说,他非常不赞成他的经济学同行流行的说法。

      在黄牧师看来,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扩张期已经结束,中国私人债务很高,未来就是他哥哥这样的暴发户型企业主、投机型中产大量返贫的时代。对此,黄牧师如此论证:

      是的,“据说有13.8亿人,但正如你的朋友、人口学家易富贤先生所说,中国很有可能没有这么多的人。这样,不要看中国城市化数字有多少,3亿人要进城。没有的事。在地产和金融不发挥主导作用的情况下,在中国的房地产市值相当于4倍GDP,也就是300万亿这个天量的泡沫下,即便不为外人担保,我哥哥那疯狂扩张的地产公司早已岌岌可危。如此大趋势,他这个只喜欢与官员交往、却不了解公共政策走向的企业主,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哪有什么企业家精神?!我多次苦口相劝。可是这个家伙,仅仅因为我放弃了华尔街的工作,又做了全职传道人,尤其是在教会被安立为牧师后,就以最难听的话攻击我的服事,侮辱我们家族五代的基督教信仰,反而在三四线疯狂拿地、失去理智地盲目扩张。如果不是上帝及时管教,他必然会遭遇更大的危机,甚至可能家毁人亡。”

      接着,我说,“是,您的哥哥的确是个重要的教训。有个数据,在中国,按揭和公积金加起来20万亿,抵押物价值是100万亿。最高决策层一再说,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中国金融+地产的高速增长期,的确已经过了。房地产收缩的背后,是中国金融行业的大规模收缩。现在中国银行的利润率,有数字说是,11-12%。好在比制造业的6%要高一点点。银行再也不敢随意对外放贷。2017年4月5日,我曾在《时代周报》写过一篇文章,标题是《柜台大减员,智能化金融砸了谁的”铁饭碗“?》,指出近年来国内手机银行客户端跨行转账服务纷纷免费,使得一度遍地开花的线下网点和柜台空前减少,反而是与大数据、云计算相关的数学和计算机等专业会在金融系统热起来。或许以后,金融业的就业将越来越困难的背后,是高校的金融专业不会如过去那样吃香。”

      接着,我问黄牧师,“其实无论银行从业者是否精于数学和计算机技能,仍能主动熟悉智能化金融的应用场景,发挥其改善近距离人性化服务的特长,做一个优秀的客服专员或理财顾问。提及理财顾问技巧和专业能力,涉及经济分析及预测能力。对政府公共政策的精确判断,对企业经营管理及商业模式恰到好处的理解,如此终身学习,是这样的吗?”

      对此,黄牧师开怀大笑,“这曾是我的工作。但你们都夸大了理财顾问的能力,因为一人收入增长的奥秘在于核心竞争力的增强,而不是理财顾问的花言巧语。还是回到今天我们的主题,就是无数的中产阶层,甚至是我哥哥这样的民营企业主,如何确保现金流稳定而不返贫。都说未来中国经济需要创新,有人总结说是ABCD,A是人工智能,B是区块链,C是云计算,D是大数据,但我们真有这个能力吗?一是我们不懂创新,二是懂了创新也没有在知识产权上得到恰当的保护。于是,中国经济出现了一个大趋势,那就是传统制造业、地产与金融两大板块的贡献会越来越少,而更多依赖消费和创新,但创新空间真的不大。如果还想一夜暴富,追求财富自由,这类中产未来很容易大量返贫。”

      因为华尔街的职业经历,黄牧师更多会关注企业的创新。然而,人类的市场体系中,除了企业,还有其他主体,我继续说,

      “但是,这不是说专业人士没有活可干,而是说都要坚持自己的专业,不要随意进入陌生的新科技或某种新奇的创新领域,梦想做个暴发户。我曾在一篇名为《终身学习,只做孤品,培育个人小微品牌》的文章里说,在人类社会分工合作中,有一些基本技能,例如美术、音乐、写作,是很难被迭代且历久弥新的。一个中小企业一年的年利润,甚至可能不如一个美术教师在假期所开的培训班那么多。对这些专业人士来说,越来越久的工作是可以积累起越来越多的作品的。这非常有利于他们获取社会认同,形成在市场中的竞争优势。对他们来说,如果有所成就,千万不要任性转行。隔行隔山,即便是文科生、艺术生,也要有自己的专业自信。”

      说到这里,黄牧师又提起了他的哥哥。可能对他家族来说,近亲中出现一个企业年流水曾经达到数百亿的,的确不容易。或许也是哥哥对他伤害太深,而他太爱他哥哥了,多么希望哥哥能信耶稣而去天国,哪怕自己去死能换来哥哥的信耶稣,他也愿意。

      他说,是的,“其实房地产业这个行业的地域性、也就是局限性太明显了。他哥哥曾经不缺钱,但流动性太差了,而且过于依赖宏观政策,几乎没有一技之长。那些具有一技之长之人,反而在更加精细化的社会分工合作体系中实现财务能力的缓慢而持久的增长。只有他们永葆初心,专注于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要随意进入P2P、借放高利贷、股市,当然也不要赌博和吸毒,除非遭遇不可控的天灾人祸,基本不会返贫”。

      这样,黄约瑟牧师,这位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华尔街的花旗银行的前理财顾问,一位宁可祷告亲哥哥的大公司破产、也希望哥哥信主的全职传道人,总结说,

      “中产想收入稳定,也就是现金流稳定而不返贫,至少对基督徒来说,还是要信靠福音。不要盲目追求财富自由,不要盲目追求资产扩张,尽量过量入为出的节制生活。圣经马太福音6:19-21以及6:24明确说,‘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地上有虫子咬,能锈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天上没有虫子咬,不能锈坏,也没有贼挖窟窿来偷。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一个人不能侍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侍奉神,又侍奉玛门’。

      我的确觉得,我哥哥资金链断裂,就是被虫子咬,也被贼挖窟窿而偷走了。这就不单单是我们前面所说的宏观经济层面的问题,而是神的管教临到他身上了。出生在基督徒家庭,后来还是回到了教会确认福音,这样被管教,而不是被终极性审判,的确是他的福分。”

      这是黄约瑟牧师第一次和我这样认真谈他哥哥的创业、破产和此后的悔改历程。关于圣经对“作保”的反对,准备过量入为出的生活,圣经在这方面的建议,都很值得我们认真阅读圣经文本。整体的宏观经济趋势,虽然不是作为专业课题发布,在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上,黄牧师的态度也是果断决绝。对我来说,真是受益匪浅。感同身受,就写给了慕义书院的读者朋友们。


    
    全部评论(0)
    • 圣殿骑士团,你所不知道的中世纪金融家圣殿骑士团全称为“基督和所罗门圣殿的贫苦骑士团”。其成立时间并不确定。不过,一般认为不迟于公元1120年。1099年耶路撒冷回归西方世界,很多欧洲人前往朝圣,因十字军主力已..

      浏览:5934次 评论:0
      2020-03-17 08:51
    • 黄约瑟牧师既聪明,又有一些小坏。倒不是说他那哥大经济学博士和华尔街理财顾问这个前身份,也不是说他有个绿卡却坚决保留中国籍,而是对信仰的决绝态度。作为第五代基督徒,他亲哥哥,曾创办有一家年营业额四五百亿..

      浏览:10695次 评论:0
      2020-03-11 14:49
    音频
    专栏作者更多
    • 李艳凤

      李艳凤

    • 清晨

      清晨

    • 蔡宏强

      蔡宏强

    • 袁杰

      袁杰

    • 海夫

      海夫

    • 崔元荣

      崔元荣

    • 刘桂梅

      刘桂梅

    • 倪宏恩

      倪宏恩

    • 勺勺天爱

      勺勺天爱

    • 沈阳

      沈阳

    • 淘淘

      淘淘

    • 刘树鹏

      刘树鹏

    • 蒙悦

      蒙悦

    • 肆归

      肆归

    • 王玉根

      王玉根

    • 吴景旺

      吴景旺

    • 童天凫

      童天凫

    • 谢以斯帖

      谢以斯帖

    • 橄榄枝

      橄榄枝

    • 雁子

      雁子

    • 旷野雄鹰

      旷野雄鹰

    • 谢天恩

      谢天恩

    • 潜水荷

      潜水荷

    • 耶稣的宝贝

      耶稣的宝贝

    • 旷野牧歌

      旷野牧歌

    • 风儿

      风儿

    • 李牧童

      李牧童

    温馨提示:您随时都可以用鼠标在阅读页面划词。调出圣网百科对该词的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