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个人资料

设置禁用
称呼:天路才子
OICQ:***
邮箱:***
性别:***
[加为好友] [发短消息]

日志分类

设置禁用

浏览日志

发表
灵程简历
灵 程 简 历  (64)


  还有一异梦:梦中我手里拿着一根长棒,忽然就跳到了天上,把一乘四个人抬着的轿子给劫住了,不让他们过,我得到的信息是,轿子里面坐着的是上帝,但我没有看见轿子里面上帝的颜容;就在这时候,一个天使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开导我说:"你跑到天上来胡闹,你就不顾念你家中的妻子和儿子了吗",我听了此话后,就沮丧的把木棒从手中扔掉了。

  从得到此梦后,马上就遇到天使向我传艺的事了,此后就是接二连三的受到各种各样的启示。

  如果要把在焦南狱中所经历的这些异梦加以排序的话,我认为应该把这个异梦排在第一,但是我现在才想起来,只好写在这里吧。此后我自己暗自琢磨,我认为人的信心只要达到了一定的程度,灵魂是可以上到天上去的;因而我猜想,可能我的信心已经达到了这一程度,灵魂能自己上天了,所以天使只好来对我进行安慰和辅导,不然的话我的灵魂还会到天上去胡闹。呵呵,这只是我本人的假想而已,请不要当作正题去理解。




灵 程 简 历   (65)

  虽然我蒙受主了的很多恩典,但我的生活是十分艰辛的,我付出了超越常人几倍的努力。别的劳改犯干活只是干活,而我却还要一边干活一边在天使的指挥下背诗;早晨别人都在酣睡,我却要每天都得提前两个小时起来背诗;午饭后别人都去午休了,我还得找个地方一边练武一边背诗;晚饭后别人都看电视搞娱乐去了,我还得查字典抄诗预备次日要背诵的诗文。狱中的光阴就是这样日复一日的度过的,我就象个机器人一样,每天都按照着一定的规程走,我每天只要睡够五个小时,就再也睡不着了。


灵 程 简 历  (66)

  还有这样的一件事。
这是在我刚遇到天使后没多久发生的,我的一个狱友,就是赠送我《汤阴岳庙诗词选》的那个狱友,由于在我被送往焦南监狱服刑走的时候,他把书送给我,泪流满面的对我说,他妻子要和他离婚,于是我后来便经常去信劝说他的妻子,在遇到天使授艺的事情后,我感到空闲时间不多了,便决定以后不再给他妻子去信了,此事以后不再管了。谁知夜里两位天使又在我梦中对话。
一位说:"他朋友离婚的事你还让他管不管了"。
另一位天使回答说:"让,怎么能不让他管呢"。并且又让我在梦中看到了第二天队长要找我谈话的情形。
到了第二天,队长果然找我谈话了,他说话的内容是要求我别管我朋友的事情,安心服刑就可以了(因为我们的信件无论寄或收都是先由队长检阅过的,所以这件事队长当然知道),但队长与我谈话的语言,谈话的时间,谈话时的表情,包括队长所坐的那一块石头,都和我在先一天的梦中所见到的一模一样,真让我对神之大能佩服的五体相投,天使竟然能把每个人的一举一动提前就安排好,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因为在梦中得到了天使的指示,我便继续给我朋友的妻子通信,我原本以为,这件事是可以成功的,是可以劝说她们不再离婚了呢,因为我有天使的指示吗。谁知道最后她们还是离婚了,针对此事,我对天使产生了很大的不满情绪,我认为天使是在拿我开玩笑,让我很扫兴,因为在得到仙师的启示后,我以为天使是在暗示我他们不会分手的,我后来就在和我的朋友通信中夸了海口,说绝对不会离婚的,最终却离婚了,岂不是让我很没面子。

  从此之后,我对仙师就有了防范之心,认为他们的指示并不可去完全准照执行,否则就会丢人现眼,幸好后来仙师不再和我开这样的玩笑了。

  我想天使可能是想通过这件事,来试试我在现实的生活中,究竟听不听他们的话。



灵 程 简 历 (67)



  在仙师的指示下开始背诗后,大约两三个月就把那一本《汤阴岳庙诗词选》背完了,但《赞美诗》还没有背完,因为《赞美诗》上面有四百多首呢,我每日只背一首,算来可能是背了一年多点吧,背完《汤阴岳庙诗词选》后,我又加背了两遍,渐渐感到《汤阴岳庙诗词选》已经十分熟悉了,不用再背了,这时候我又从别的犯人所带的书中发现有和《汤阴岳庙诗词选》里相同的诗词(指词牌名),于是我就从别人手里花钱买了一本《宋词精选》买到后就开始背了,背了一半后,我就发现《宋词精选》里面的内容和水平比《汤阴岳庙诗词选》里面的内容和水平要高深的多(因为《汤阴岳庙诗词选》是近代人所写的一些诗词曲),于是我便悟出了一个问题,其实《汤阴岳庙诗词选》也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天书",那只不过是天使引导我来学习诗词的一个说法而已,在背这本《宋词精选》的时候,我已经对诗词曲有了新的认识,知道什么叫诗,什么叫词,什么叫曲了,以前我还以为那都叫诗呢。
背完这本《宋词精选》后,我就狠了狠心从我接见的钱里直接拿出了一百五拾元,托我的队长给我把《唐诗》,《宋词》,《元曲》买到了,等我把这些书背了一些后,我体会到这些书的内容太高深了,远非《汤阴岳庙诗词选》里面的内容可比的,于是我就更清楚的认识到仙师就是在引导我,叫我学这些东西的,于是我便开始了任重道远的行进,以每日一诗,一词,一曲,一赞美诗,一荒漠甘泉的方式展开了背诵。



灵 程 简 历   (68)

  我在焦南监狱八大队度过第二个春节后(第一个春节是在焦南监狱教育队度过的),仙师就不再用石粒指挥我了,我从思想上得到了完全的自由,但是经过了这七八个月的磨练,我已经把背诗和吐血养成了习惯,所以我还在继续背诗,至于吐血就成了每间隔2-3小时吐一次就行。
我的记忆力也在随着雨雪的来临而不断地增长,每下一次雨或则下一次雪,我的记忆力就会增长一些,这是我本人能十分清楚的感觉到的,于是我背诗的速度也在急速加快,起初背一诗,一词,一曲,一赞美诗和荒漠甘泉上的一则日记,需要一天的时间,后来只用半天就可以了。
背着背着我慢慢的感觉到,这些诗词曲都有一定和一样的章法句式,它们每句之间的字数,和每句的最后一个字的韵母,以及每首的句数和韵母,都有一定的规律,我渐渐的把它们的共同之处和不同之处找了出来,这些诗词曲的写法在我心中已经是清清楚楚。于是我就产生了写诗的想法。我当时想到,原来这就叫诗词曲呀,就这么简单,我也会写,我为什么总是背而不写呢?
等到我开始写诗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仙师引导我背诗也不是真正的目的,让我学会写诗才是仙师的真正目的。
从此以后,我就把背诗以外的时间,统统用来写诗。我每天背什么就写什么,但写的速度是比较慢的,每天能背了一诗一词一曲,却写不了一诗一词一曲,我记的每天除了背诗外,最快的速度每天也就是能写三四首七绝,如果写长调词则每天只能写一首,写曲的话如果写小令每天能写一至二首,如果写套曲则需要好几天才能写一首。

  就这样一边背一边写,在五年左右的时间里,我把那两本《宋词》,《元曲》里面的词牌和曲牌写了个遍,写遍了之后又选择我喜欢的词牌和曲牌写,至于《唐诗》也没少写,只不过它就那几种写法,写来写去老是重复着写,所以是很好掌握的,在格式上不用很费心。





灵 程 简 历   (69)


  至于《圣经》,我是在背完那四百首《赞美诗》才开始背的。大约是在我开始背诗后的一年半左右吧,因为那时候我背的速度已经很快了,每天大约能背一千个字左右,并且背会后可以达到三四个月不忘的程度。当时我先把《圣经》从旧约到新约通读了两边,后来就把新约当做背诵的目标,因为我看到旧约部分太多了,压根就没有计划背。
我记得把《圣经》里的新约背完后,离我出狱的时间还很远,就又背诵了一本《三十六计》当然,无论我背《圣经》也好,无论我背《三十六计》也罢,其前题总是把每天的诗词定量背完,诗词定量写好后才加背的。
在那个时候,我对我的大脑感到很奇怪,因为它就象电脑一样,只要你按那个程序输入,它就会按那个程序储存,一点也不会出差错,真令我对天使的教授方式叹服!

灵 程 简 历   (70)


  其实神之大能的确是十分厉害的,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从好多事情上都具体的表现了出来。
起初我背诗的时候,无论何时何地从来都不会有人会打扰我,因为仙师已经把周围的人和我隔绝了,但随着一次一次的降雨,随着我记忆力的增加,我受到的干扰也越来越多,受到旁人的嘲讽和讥笑也越来越大,我想可能是仙师随着我灵命的成长,而逐渐又把我放回到了现实生活中,因为这一点我是能十分清楚的感觉到的。
典型的事情有很多,我现在就讲一例。
开始在劳改队里,别人都不叫我的名字,而叫我“阿门”,起初我也不理会他们,我认为信主的人要有宽容之心,但他们却得寸进尺,见了我之后,先比划一些让我很气愤的动作,然后再叫我几声阿门,我成了他们取笑和开心的对象,真把我给气坏了,于是我便决定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一天晚上,有一个身材比我高大许多的犯人又来取笑我,我看我们监舍内的人大部分都在,正是立威的好时候,我马上就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要和他去厕所里单挑(就是一对一的打架),说好无论胜败谁都不许向队长汇报(怕队长惩罚),可把那个大块头的犯人给吓坏了,因为他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我每天练武是人人皆知的事,他是个聪明人,见我发火了,急忙向我道歉认错,我才放过了他;也就趁着这个机会,我向同寝室的人下了一个通告,以后谁如果再敢取笑我,我就和他单挑,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取笑我了,因为要打架的话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灵 程 简 历   (71)

  说起打架,我在劳改队几年里只和别人打了一次,一次也只有两秒钟的时间。
那次是在将要出工之前,我们都在操场上队列里蹲着,等领队的队长来领队出工的时候,有两个犯人在用安全帽投来投去的开玩笑,我正低着头专心孜孜的背诗呢,啪的一声安全帽投到了我的头上,把我吓了一大跳,我一看原来是个安全帽,伸手拾起那个安全帽就给他扔了,谁知我用的劲儿太大了,把帽子给他扔到警戒线外面去了,他自己是不允许出警戒线去捡帽子的,要想捡回来必须得去找值勤人员,于是他就厉声让我去给他捡,我严词拒绝了,别的一百多犯人也都跟着起哄,他感到很没有面子,也下不来台了,刚好这个家伙从小就练过武术(他原来在外面是干保安工作的),他可能认为能打过我,马上就对我动粗了,他一个摆拳就向我脸上打了过来,我本能的一侧脸就躲了过去,他马上一个飞脚就又向我脸上踢了过来(他的身手很利索,出乎我的意料),这时候我已经很生气了,头都气昏了,我想,你这个家伙真不识趣,我让了一拳还不行,竟敢又用脚来踢我的脸,于是我没有再让,而是顺手就抓住了他的脚脖子,借着他的力又略微加了一点力,把他掀的在空中转了一圈又稳稳当当的立到了地上,这一下把他吓的面如土色,立在那里再也不敢动了。但这一次我差一点点就挨到电棒了,幸好他是我们队长的关系户,我也是我们队长的关系户,所以队长没有用电棒电我们,因为怕影响给我们减刑,队长把这件事给压住了,给了我们一个严厉的警告。
  其实我在劳改队是从来不敢和别人打架的,因为我怕万一失手把别人给打坏了,说实话,如果真的打架,他们有五六个人我三下两下就摆平了。





灵 程 简 历   (72)


  我再从具体的事例上来谈谈神对我的帮助吧。
我们劳改队曾经向附近的个体采石场输出过劳动力,那一次是去了五个互监组,十五个人,其中就有我的这个互监组,因为给个体采石场干活要比在我们的采石场干活轻些。那一次可能是干了两三个月吧。
我的这个互监组还被调到焦作市市区里挖过地基,那时候干到半晌,每人还能发给一斤油条吃,条件真是太好了,那次可能也是干了一两个月吧。
我们八大队还组建过一个洗瓶组,约十五个人,其中又有我的这个互监组。
由此看来,我在狱中的待遇还是比别的犯人略微好点的。



灵 程 简 历   (73)
  谈到洗瓶组,我不得不详细叙述一下。
洗瓶组有十五个人左右,干的活儿是把从制药厂送进来的葡萄糖药瓶,进行消毒清洗之后,再由制药厂拉回去装药,我就是在洗瓶组里干活的时候获得减刑一年之奖励的。

  因为我常常以为仙师会有办法让我出狱的,所以我对很多队长的"关心"常常敷衍了事,不去和他们套近乎,导致队长对我都不"青睐",所以我迟迟没有得到减刑的奖励。但我被调到洗瓶组之后,可能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吧,就该开减刑大会了,因为我们洗瓶组虽然人少,但毕竟是个独立的单位,所以是必须得给一个减刑指标的,借此好激发我们洗瓶组所有人员的干劲。巧妙的是,在这十五个人中,除了新犯人就是刚刚被减过刑的老犯人,他们都不符合减刑的条件(我前面所谈到的花一千元就能得到减刑的事情是我刚入狱前三年左右,后来监狱法颁布了,这种行径就没有了),只有我一个人符合减刑的条件,没办法,队长只好给我减了一年刑。
就在我获得减刑一年的奖励后,这个洗瓶组又干了一个月左右就解散了,因为不太赚钱,赢利太少,就又让我们上山干活去了。
针对这件事来论,我认为完全是出于神的安排,因为成立这个洗瓶组纯粹就是为了让我得到减刑的奖励。

  神的安排真是十分奇妙的。




灵程简历 (74)

还有一件比较大的事情。

有一段时间我的思想因私欲犯了"左倾"错误,和神赌上气了,所以我拼命般的把七八块儿一吨多重的石头用铁锤打碎了(平常这些石头是需要用炸药崩开的),打到最后一块的时候,我感觉到肚子里面刺痛了一下,结果身体受了内伤,从此就持续发烧了半个月左右,狱医诊断是阑尾炎(其实不是),就在我家人接到我的信后把治疗费送来时(犯人得了略微大点的病,治疗费自负),却好了,不发烧了,于是我就又上山干活了。
因为我是个锤手,所以还是得干砸石头的活儿,其实这时候我的内伤还没有痊愈,如果继续抡锤的话就会旧伤复发,但我是个性格刚强的人,是不会去求队长给我调换些轻活儿的,所以就继续砸石头。就在我上山干活儿的头一晌(之前是因病在大院里休息了十来天),大铁锤在石头上才砸了几下,迸飞的一块碎石片,就把与我相隔有五六米左右的一名犯人碰伤了,飞石当时是碰在了他的脚脖子上,我听见他哎呀了一声,就发现他捂着脚坐在了地上,我还以为他是假装的呢,(因为在山上打锤飞碎石伤着人是很正常的事,无论那个锤手,无论水平有多高,身上每天都得挂彩出血,有时是别人迸的,有时是自己迸的,我身上也是伤痕累累),结果我把他的双手从脚上拿开一看,马上就惊呆了,发现伤口竟然有小孩子嘴那么大,而且伤口也很深,鲜血向外迸流,我马上就给他牢牢的捂住了,让别的犯人把队长喊了过来,队长立即就驱车把他送回八大队大院里去找医生治疗。




灵程简历 (75)


  把那个被我碰伤的犯人送回我们八大队大院里后,医生看了看说他治不了,马上就把他送到山下的焦南监狱厂部医院(劳改队里最大的医院),厂部的医生看了看也说治不了,随即又把他送到了焦作市人民医院。原来是把他的脚筋给迸断了半拉,后来也接上了,但此事却花费了一笔钱。

  这个事件发生后,我们中队的队长马上就不叫我打锤了,调换了工种。因为不用打锤了,其他的工种都是轻点的活儿,我的内伤也就慢慢的痊愈了,没有再复发。这件事当是出于神的安排。

  其实劳改队毕竟是劳改队,是个不太人道的地方。在我患病期间,我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个问题,初时我每天发烧,全身疼痛的手脚都不敢动,但每天还得带病坐在山上,去地上去捡小石头,队长以为我是在装病,就是干不了多少活儿,也得叫我到山上去熬时间,直到后来队长看我不象是装病,才批准让我在大院休息,真是太令人寒心了。

  事后八大队的上层领导对我展开了调查,并且问那个被我碰伤的人是不是我故意把他碰伤的。




灵程简历 (76)


  如果是我故意把他碰伤的,是要被加刑的,但赵海书(那个被我迸伤的犯人叫赵海书)说了实话,对监狱领导说我不是故意迸他的,所以监狱领导虽然很生气,也没办法加我的刑。

  但监狱领导的心腹(和监狱领导有关系的犯人)向我透露了一个消息,说队长准备让我付一部分医药费,于是我便把我的一些有利于这方面的灵程经历总结了一下,以书面的形式向队长提出了分诉。不便详细叙述,主要内容就以下几点:

1.我以几个典型的事例向队长证明了我是上帝的学生。
2.又将我身患重病尚未痊愈,不能干砸石头的活儿,而队长还让我干砸石头的活儿作为祸因。
3.我说这一切都是天使所操纵的,其责而不在我。
没想到,这份分诉书还真是起了效果,监狱领导只让我写了份检查,就草草了事了。

   事后我是这样想的,因为在我身上有很多奇怪的事情,队长们也是人人皆知的(譬如吐血及练功),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些事情的真正内幕,所以我对他们进行分诉与解释后,他们心中以往对我所存有的疑惑,就全部就释然了,他们马上就明白了,尽管他们或许并不完全相信,但还是对我作了宽大处理,因为这事毕竟是公事,那么大的劳改队付个一万两万的医药费也只是九牛一毛,他们又何必非要在这个事情上和我来较真呢。

 从这件事情上来看,天使为了保护我也是尽职尽责的。

    
  灵程简历 (77)


  再谈谈写诗方面的事情吧。

  我写到四年左右的时候,所写的诗词记录了六七个日记本,我想把它投到狱外的基督教所创办的刊物《天风》编辑部去,可是我和我们的队长进行了协商后,队长把我的日记本检阅了一遍,只同意把他给我指定的,那几首主外诗词进行投稿,于是我只好放弃了这个打算。
就在这时候我三门峡的一个狱友要住鸳鸯房了(后来司法局为了减低离婚率,而允许犯人和妻子在劳改队同居,特意所设的房间),于是我便托他把那六七个日记本悄悄的带给了他妻子,让他妻子回到家里后把稿件投出去,他妻子也是个信主的人,我事先就把《天风》编辑部的地址给她写清楚了(主内刊物我只知道天风的地址)。他妻子回到家后也真把稿件给投到《天风》了,可能编辑部的人员对她回信说,这些稿件如果要能出版的话,会得到四五万元左右的稿费,但是写的字迹太潦草,不符合稿件的格式,又退给了她,让重新抄写到稿纸上面,然后再寄过去进行审阅,她为了省劲儿,又用邮寄的方式,把那六七个日记本和编辑部的回信寄到了劳改队,这一次可坏大事了。




灵程简历 (78)


  队长把我的狱友叫去后,问他最近又做什么违规犯纪的事了,他说什么违规犯纪的事都没有做,等队长把那六七个日记本和编辑部的回信放到他面前时,他不得不承认了私发稿件的事情,于是分别在中午和晚上挨了两次电棒。

  虽然稿件是我的,但是由于已经发生过打锤碰伤人的事了,队长们对我的根底已经有所了解,可能他们对于处理我在心理上尚有所顾忌,所以我却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事后我对天使颇感不满,认为他们可能睡迷糊了。




灵程简历 (79)


  劳改队也有个不怕上帝的"愣头青"队长。

  我们八大队有个编织组,是编地毯的。在我快要出狱的时候,我被调到了编织组去缠线,就是把那个成圈儿的线缠成圆蛋儿,然后编织地毯用。
这个工作每天都有定量,编织上的主管(也是犯人)用秤发给你几斤线,然后让你坐在走廊里整天缠,对于我们刚从山上回来的人来说,手比较生,是绝对完不成任务的,于是管编织的这个队长便想处罚我,他对我的根底也是了解的,但是他想在大队长(大队长是八大队几十个干警里最高领导)面前表现自己,显示他不怕上帝,于是他把大队长和队长的副手请到了他的办公室,把我们五六个没有完成任务的犯人也叫了过去。

  他手中拿着电棒,第一个问的就是我,问我为什么完不成任务,说着就要用电棒捅我,我一看这家伙要动真的了,马上向他抗议,我说到,无论缠了多少线,是你们编织上的主管让我们下班,我们才敢下班的,他如果不让我们下班,我就是不管缠到夜里几点也要完成任务的,因为大队长和副大队长也在场,他只好按程序来,把他的那个编织上的主管(也是犯人)叫来了,问过之后,的确是真的,于是这个愣头青队长恼羞成怒,让他的那个编织上的主管犯人握住电棒足足的电了他有四五分钟。电过他的主管后,他不论理了,要强行处罚我们,他说,今天不管责任在谁,为了给你们一个警告,人人都得挨电,这一下我也没有办法了,只好等着挨电棒了。

  我们五六个没有完成任务的人,都是蹲在地上的,我正好蹲在正中间,因为起初我对他进行了抗议,所以他不好意思再先电我了(怕大队长笑他报复),他可能想反正也饶不了我,于是他就从一头儿开始电了,等挨到该电我的时候,他的电棒突然没电了,大队长也悄悄的笑了,我心里也乐了,他也没办法了,因为劳改队已经颁布了监狱法,不准打骂犯人,他又训了几句只好叫我们走了。

  随后我就又被调到了值班组值岗去了,不归这个队长管辖了,这个愣头青家伙也没有报复了我。


灵程简历 (80)   显示源代码 扩

  我在劳改队的生活水平,大致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
前三年是吃不饱的,这是人人都吃不饱的。譬如说,有一个五间房子大的仓库,里面长年储存着满满的粉条,地面可能被老鼠打洞了,所以都是老鼠屎,做饭的人也不捡,于是我们每天的菜里就有了这个东西,即便是老鼠屎菜,也是限量的,也不是让你随便吃的。
 对于这三年我是这样理解的,可能天使如果让我吃饱了,背诗就记不准了。
后三年是绝对可以吃饱的,人人都能吃饱.一星期内吃两次肉,一次鸡蛋,平常是油炸过的馒头随便吃,改善生活时也是吃多少报多少,总归是一句话,随便吃,能吃饱了。
对于这三年我是这样理解的,可能天使如果还不让我吃饱,写诗就没有劲头儿了。
这两个阶段的生活是怎样演变过来的呢?
是两个逃跑的犯人给我们八大队带来的福气,他们虽然没有跑了,每人都被加了五年刑,但是却得到了监狱上级领导的重视,省监狱领导抓获他们后,审问他们为什么逃跑,他们回答说:"我们出的是牛马力,吃的是猪狗食",(他们的回答也真是实话,如果把那些具体的事例都写出来,所用的篇幅就太长了,不属于本文应叙说的主要内容,所以就不详细列举了),于是监狱领导对八大队展开了调查,经查证所言非虚后,马上就把八大队的那两个庸才(正副队长)撤职查办了,并且直接从厂部派了个科长级别的人,到我们八大队驻队,并兼任大队长之职务,这个科长也真是个青天大老爷,他马上就大刀阔斧的施行了一系列的变革,使我们的生产力和生产值提高了七八倍(与前任相比),所以在生活上也就上升了七八个台阶,他是我们八大队人人称赞的好官,工作能力远非前任的那两个饭桶(正副队长)可比的,尽管这位科长只呆了一年就升迁走了,但他已经使我们八大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继任的八大队大队长也就好干工作了,只需维持八大队的现状就行。
因此我们后三年的生活水平就好了。



灵程简历 (81)


天使在空中用小石粒指挥着教我的时间,可能是七八个月左右吧,后来这个现象就没了;只是吐血还在继续,我记的吐血是持续了大约三年左右才不用吐了,因为再也吐不出来了,没血了。




灵程简历 (82)

  就在我即将出狱的前半个月左右,我的一个鹤壁老乡拿给我一本大学语文书让我看,我突然发现,上面载有诗词的格律叙述,我马上就惊呆了,因为我发现辛辛苦苦写了四五年的诗词曲都不讲究平仄,在压韵上也没有平仄之分,这就意味着我在这四五年中所创造的都是"伪劣"产品,再也没有什么打击比这个打击更大了,令我伤心欲绝。
于是我对天使很不满意,我是这样想的,你为什么不让我的老乡早点儿把这本书拿出来呢?那样的话我也可以少造点"伪劣"产品。
其实起初我真不知道写诗原来这么复杂,如果知道写诗这么复杂的话,我也就真不写了。
我想可能天使就是怕我不写,才故意让我在出狱的时候才见到这本书。
总而言之,劳改队对我而言,只是一个练诗场。




灵程简历 (83)


  我又回到焦南监狱场部教育队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出监教育后,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出狱了。
归家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尽管我知道那些诗词不符合格律,但我还是向《天风》编辑部投了一份稿件,很快就被退了回来。
于是我就购买了一大批讲述诗词曲格律之类的书进行了研读。
我马上就发现,这对我而言,仅仅是隔了一层窗户纸而已,一捅即破,因为我的基础太深厚了,无论按照什么样的格律都能写出来,于是我就又写了一些正规的诗词投了出去。




灵程简历 (84)


  投出去的稿件仍旧是泥牛入海。
盛怒之下,我把所有的稿件,无论刚写的还是以前写的,全部付之一炬。
现在仔细想想,在狱中所写的那些诗词底稿,幸存下来的也只有三门峡我那个狱友他妻子邮寄到劳改队的那份了。因为劳改队没有还给我那份七八个日记本的稿件。
面对一贫如洗的家,我没有选择,到煤矿下井去了。
把主恩神爱都放到一边去了。



灵程简历 (85)


  在鹤煤六矿干了半年后,我也适应了这样的生活,想在这里安度余生也就行了,谁知道天使又开始作怪了,一场事故就把我给埋到了煤里(但我毫发无损),吓的我一溜烟的就离开了这个煤矿。
回到家后,又开始搞养殖业了,干了几年也还算可以,谁知养最后一批鸡的时候却死了个净光。
于是又改行了,这时候我二哥贷了二十多万和安阳市的两个老板合伙办了个铁厂,让我到厂里当主管,就在铁厂建好要投产之时,安阳市的两个老板里,其中一个竟然杀死了一个人,畏罪潜逃了;事隔一天,我的妻兄也杀死了他的妻子(因他妻子与人通奸被他当场乱砍所致),这一下可不得了,把我也给卷进去了,因为我妻兄杀人后是我开车把他送跑的。
于是我的通缉令下来了,我又不得不亡命天涯。


灵程简历 (86)


案发十几天后,我的妻兄就被捕了,判了十三年,我也落了个判三缓三的结局,但我却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我是2001年2月7号出狱的,时至今日,六七年了,因为我没有把这个见证及时的写出来,前前后后负债二十余万,此数目对于我这个打工族而言,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对于我这个四口之家而言,需要用十几年的时间来偿还!


灵程简历 (87)

          岁月如梭,眨眼间到了2017年了。又度过了一段梦幻岁月后,依旧是在苦海中挣扎;由于作者本人还生活在现实社会中,难免有对红尘的留恋,所以不能一一详细去写了。
        今年作者本人已经45岁了,深感到了全力以赴为主作工的时候了。
       今天我的身上没有什么特异功能了。只是吐血却又开始了,我想可能是我这十几年又犯了不少罪,主在用宝血洗净我吧。【如果谁想看看我的吐血功能,论坛上有我的联系方式,可以到我家里来看看,依旧是每间隔两个半至三个小时吐一次,一天大约吐六七次吧。谁想来验证一下,抓紧时间来,别等我吐不出来了,你来了,我也证明不了什么了,你也看不到了。今天是2017年5月11号,往前推已经又吐了5个多月了吧,往后具体会吐到什么时间,你们只好去问基督了,不是我可以知道的,也不是由我的思想所能决定的。但是现在来是绝对能看到的,可以住我这里,想看几天就看几天。(来时别忘了带几两纹银救济救济咱】。       玩笑归玩笑,生活还得面对,谁也替不了谁。我得到的恩典大,托付也多,还是弯腰低头为主好好作工吧。这才是现实呀!


灵程简历(88)

或许这是一篇灵界佳作,
或许这是一篇异端邪说,
但无论你怎样认为,
我却是亲身经历过。
由于全部出于回忆,
难以将神恩一一尽列,
但愿这个真实的神话,
能给你带去些许的火热!

【作者搁笔于2017年5月11号】




[上一篇]    [下一篇]
  • 标题:灵程简历
  • 分类:
  • 人气:124
  • 日期:2018-03-04 18:28:02
  •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