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网百科,基督教百科  > 所属分类  >  圣经    经卷   
[1] 评论[0] 编辑

撒迦利亚书

 撒迦利亚书(ZECHARIAH, BOOK OF)

Ⅰ 内容大纲
a. 主前520至518年之间的预言,正当重建圣殿期间,一1-八23

i. 引言。撒迦利亚属真先知的行列(一1-6)。

ii. 第一个异象。骑马的天使获悉神将复兴耶路撒冷(一7-17)。

iii. 第二个异象。四个行毁灭的角遭四个匠人毁灭(一18-21)

iv. 第三个异象。新耶路撒冷无法受城墙所限,成为犹太人和外邦人的家乡(二1-13)。

v. 第四个异象。被撒但指控的大祭司约书亚,蒙神辩明曲直,又获准直达祂面前,并成为弥赛亚曲裔的预表(三1-10)。

vi. 第五个异象。一盏有七个管子的灯台,由两棵橄榄树的两根枝子(大概指约书亚和所罗巴伯)供应燃料。特别对所罗巴伯说的一段鼓励话(四1-14)。

vii. 第六个异象。有一庞大的飞行书卷,写着神定罪的话(五1-4)。

viii. 第七个异象。坐在量器中的妇人──罪恶的象征──被挪移到巴比伦不洁之地,就是被掳之处(五5-11)。

ix. 第八个异象。四辆车遍行各地,执行神的〔审判〕(六1-8)。

x. 约书亚被加冠,象征弥赛亚苗裔兴起,建造圣殿,并以祭司君王的身份统治(六9-15)。

xi. 为记念主前587年耶路撒冷被毁而设立的禁食应否持续的疑问。禁食将变为盛宴,列国亦将同享这个福气(七1-八23)。

b. 未注明日期的预言,可能是撒迦利亚事奉较后期的预言,九1-十四21

i. 从和平之君将来临的角度,看以色列的敌人受审判一事(九1-17)。

ii. 属神的领导人取代恶牧,招聚子民归向神(十1-12)。

iii. 善牧挫败恶牧,但却遭群羊鄙弃,结果他们被另一个恶牧苦待(十一1-17)。

iv. 在忧患中,耶路撒冷仰望那位被她子民扎〔死〕的,并真正懊悔忧伤(十二1-14)。

v. 当善牧被击打,除罪的泉源开启后,犹太人的预言便终止(十三1-9)。

vi. 耶路撒冷的灾殃过后,便是神国的祝福和审判(十四1-21)。

Ⅱ 作者和全书的统一性

  由第一至八章,撒迦利亚皆被称为作者,其时代背景与拉五-六同,这观点虽已被普遍接纳,但偶尔仍有人尝试区别发预言的撒迦利亚与见异象的撒迦利亚(如 S. B. Frost, Old Testament Apocalyptic, 1952)。

  第九至十四章有关作者和统一性的问题更为复杂,很多人认为这几章并非出自撒迦利亚的手笔,而它们本身作为一个整体之说也颇成疑问。一个较中肯的看法,例如埃利森(H. L. Ellison)在 Men Spake from God, 1952一书中所采纳的,是认为有三段不知名的预言被加插于小先知书之后,每段均以“耶和华的默示”作引句。这三段预言分别是亚九1-十一17;亚十二1-十四21;玛一1-四6。其他人(如 W. O. E. Oesterley and T. H. Robinson, Introduction to the Books of the Old Testament, 1934)则认为这几章乃来自不同时期的预言片断。

  反对撒迦利亚为第九至十四章作者的主要论据包括: (i) 第一至八章与第九至十四章两段之间气氛不同,前者充满盼望和应许,后者则显露百姓被恶人领导和遭袭击的威胁。全段并无提及当时重建圣殿的工程。 (ii) 九13指出当时主要的霸权是希腊,而非撒迦利亚时期的波斯。 (iii) 第十三章贬低预言的说法和第十四章的启示文学色彩,均是较后期作品的标注。

  上述首两项论点的假设是,第九至十四章若出自*撒迦利亚的手笔,就必须与第一至第八章差不多同期写成。我们法知道撒迦利亚作先知事奉的年期有多长,但有迹象显示,他在主前520年被呼召作先知宣讲时,乃是一位年青人。耶利米宣讲超过四十年,以赛亚则超过五十年。倘若第九至十四章是撒迦利亚晚年的言语,那么成书的日期便会接近玛拉基、以斯拉和尼希米的年代,又或者是约珥的年代,那时候,起初的热忱已由冷淡、拘谨的形式、卑劣的领导和被袭击的恐惧取代了。

  这样,纵然人不相信有神的预言这回事,认为这方面的考虑对讨论无关宏旨(事实上,第九至十四章中论君王和牧人的经节确实涉及预言),经文提及希腊之处,并不构成严重的反证。结廿七13、19和赛六十六19均提到希腊,或雅完,说这是传福音的人宣告神荣耀的地方之一。为了辩论起见,我们不妨指出,有很多解经家视“第三以赛亚”(赛五十六-六十六)和实际写作第一至八章的撒迦利亚为同期的人物。撒迦利亚很可能看见异象中的车辆“朝西方去”(六6),而在八7,他也预见被掳者从西方归回。其后珥三6记载腓尼基人将犹太人卖予希腊人作奴隶。

  从主前约520年起,小亚细亚的希腊人不断给大利乌王制造麻烦,终于在主前500年爆发一次规模极大的爱奥尼亚(Ionian)叛乱。主前499年,雅典人焚毁波斯的要塞撒狄;随后在主前490和480年,波斯人大举侵略希腊,但却在马拉松和撒拉米两地被击败。单从人的角度来看,撒迦利亚极可能视希腊为一个侵扰波斯帝国境内朝西的海滨地域的霸权。实际上,巴勒斯坦沿岸很可能已经受到袭击。然而,我们要留意,雅完只是第九章所谈到的几个霸权之一。

  有关第十三章“贬低预言”的论点,未免对经文穿凿附会。作者不可能轻视预言,因为他本人也声称自己是一个先知。根据上下文,第十三章的中心思想是关乎被扎的牧人,他的死开辟了除罪的泉源,这正是预言的高峰,因此真预言止息,任何余下宣称为预言的,都只会是假的预言。

  至于说第十四章出现后期启示文学意象的论点,也只属主观的见解。我们应该领会,论到旧约中有关末世论和启示形式的经文,学者对其写作年代的鉴定,主要是基于一己的意见。由于很多启示文学出现于两约之间,因此他们便假定先知书中类似的描述(例如以赛亚书和撒迦利亚书内的描述),必然是后期的作品。

  从正面的观点来看,第一至八章和第九至十四章之间有一些明确相关之处:例如悔改和洁净的必要(一4,三3-4、9,五1-11,七5-9,九7,十二10,十三1、9);耶路撒冷为首(一16-17,二11-12,十二6,十四9-10);民族的回归(二6、10,八7-8,九12,十6-12);以色列的敌人将被制服(一21,十二,十四)并归附耶和华(二11,八20-23,九7,十四16-19)。此外还有一些文笔上相似之处:例如喜用“两”这个数目(四3,五9,六1,十一7,十三8);喜用呼格(二7、10,三2、8,四7,九9、13,十一1-2,十三7);“〔不〕来往经过”这短语出现于七14和九8(AV;RSV 作“来来往往”,在旧约其他地方再找不到。

  纵使这卷书的统一性不可能证实,但我们不应马上就放弃这点。我们也毋须从先知当代寻找九8、16-17和十二10所提到的人物──纵然支持晚期写作的人以马加比时期不同的祭司型人物为有关人选。倘若我们必须找出经文所暗示的当代人物,保守的解经家必然会说,我们对主前516至458年间的犹大地领袖毫无所知,而个人的阴谋和暗杀的情况在那个年代也大有可能存在,与马加比时期并无两样。

参考资料《新圣经词典》



附件列表


1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撒迦利亚;撒迦利雅    下一篇 西达达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