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网百科,基督教百科  > 所属分类  >  圣经    人名   
[0] 评论[0] 编辑

参孙

 参孙(SAMSON)

  参孙是撒母耳之前众士师中最受注意的一位(士十三-十六)。他的名字 s%ims%o^n (士十三24)是源于希伯来文的 s%emes%,即“太阳”之意;一些学者因而认为他的生平故事与太阳的神话有关,他的勇武事迹等同吉加墨施(Gilgamesh)或赫拉克里(Hercules)的“十二项伟绩”(twelve labours)。他们的论据包括伯示麦〔译注:意即“太阳之家”〕很接近参孙的出生地琐拉;参孙的一次勇力表现发生于“割麦子时”(士十五1),即接近仲夏;他死于非利士人庙宇的柱子之间,那可能是日落的象征等。但基本上,圣经记载的历史真实性是无可置疑的。参孙的出生和死亡都仔细地记录了,并且紧连于真实的历史处境。类似参孙的名字出现在主前十四和十五世纪的乌加列文献中,以色列人亦极可能广泛地采用一个这样普遍的迦南人名字。

Ⅰ 历史背景

  参孙的事迹,给非利士人欺压以色列人的早期历史,提供了宝贵的背景资料。以色列人侵占迦南之后,过了一代,约于主前1200年,非利士人定居滨海平原。他们安定下来,旋即试图进占以色列人的山区。珊迦的功绩大概只带来短暂的纾缓(士三31),但非利士人和亚摩利人并至的压力(士一34)迫使参孙部分的族人,即但族人,往北迁移(士十八)。那些留下来的但族人则与犹大族人一同承受了日益严重的非利士人的压力。在此阶段,非利士人的统治尚非过度苛刻,故犹大无异议地接受了(士十五11)。这种统治是以渗透的方式,而非凭武力建立的;他们又向附庸民族允诺明显的经济利益。这种不露痕迹的统占方式正是以色列人维持独立自主的严重威胁。在此情势下,参孙的事迹便显出其重要意义了。他的同胞没有给他武力支持,所以他单人匹马的行动就更显得危险,并且将两民族之间的冲突表面化了。即使如此,以色列人终于在千辛万苦之下把非利士人打败了。参孙的时代大概就是在非利士人公然侵犯的时期,即约主前1070年,和耶弗他同期。耶弗他曾对付亚扪人的威胁(参:士十7),而当时大约是以色列在亚弗遭受双重败绩的前二十年(撒上四1-11)。

Ⅱ 个人历史

a. 参孙的父亲是玛挪亚,其妻没有生育,就像撒拉、哈拿和以利沙伯一样。参孙的出生,也好像以撒和施洗约翰的一样,有天使预告(士十三3)。他自出娘胎便要成为*拿细耳人(来:na{zi^r,“分别出来”或“分别为圣”)。拿细耳人的愿通常是自愿许的,并且有时限(民六1-21)。但对于拿细耳人的规定,参孙只遵守了其中一项,那是关于他的头发的;他常接触死尸(如:士十四8-9);他也似乎没有禁戒烈性饮品。

  参孙父母的居地琐拉,坐落于但和犹大边界上的山麓地带示非拉,约在耶路撒冷以西廿二公里。

b. 参孙的初恋(十四1-十五8)。他在距琐拉西南六公里的亭拿,看见一个非利士女子,便要求他的父母安排婚事,虽然他们并不愿意。可想而知他俩会因儿子竟在非约民中找妻子而忧伤。参孙在婚宴中以一个谜语考问三十个年轻人──他们似乎是宾客,但更像是来防御参孙的(十四11)。这班人向新娘子施压来取得谜底;参孙因而怒气冲冲地在亚实基伦杀了三十个非利士人来清还欠债,然后便离开了(十四13-19)。女家为了避免羞辱,就把新娘嫁给参孙的“伴郎”(十四20)。这种婚制显然不要求夫妇长期同居;但当参孙按着这种夫妻关系的俗例,在初夏带着礼品回来时(十五1),他被拒诸门外。参孙为了报复而捉了三百只“狐狸”──可能是胡狼,因后者是群居的,比较容易捕捉──把火把捆在它们尾巴上然后放走(十五2-5)。在收割的时候发生这事,损失就很严重了。非利士人方面也同样凶暴地向那亭拿人和他女儿报复(十五6)。暴力继续升级,参孙把触怒他的非利士人杀了报复(十五7-8)。

c. 在利希擒拿参孙的阴谋(十五9-20)。当参孙在以坦磐躲藏时,三千个犹大人来把他捆绑了,因为他们不满参孙破坏了他们在非利士人手下的安定环境(十五9-13)。但参孙凭他不凡的气力,挣脱了捆绑,并舞动一块驴腮骨去攻击那些惊愕的非利士人。这块骨头在一个狠下决心的人手上成了可怕的武器(十五14-17)。在这个突出的成就之后,参孙因渴极而疲弱,而神藉奇迹供应他的需要(十五18-19)。第二十节正式指明参孙的士师身份,大概这是来自某个记载中参孙生平事迹的小结。

d. 参孙堕落和死亡(十六1-31)。参孙纵欲无度,甚至与外邦的妓女有染,欲火终于引致他的毁灭。关于他这方面的弱点,在迦萨已出现警号,但他凭着自己独有的力量而逃脱(十六1-3)。迦萨是五个非利士城市中最南面的一个,距希伯仑六十公里;但该段记载大概是说参孙拆下城门后,就把它扛到一个位于往希伯仑途中的山上。

  这事以后,参孙迷恋上大利拉。她家住梭烈谷,就在琐拉以下(十六4)。她与非利士人勾结,埋没天良地不断缠问参孙,终于诱哄他说出力量的秘密(十六5-20)。参孙给弄瞎了双眼,并受尽凌辱,“在迦萨不能看见”,在节日中被提出来示众,给众人嘲弄(十六21-27)。在参孙的生平记载中,这儿第一次提到他的宗教行为;由于他的祷告蒙应允,而且非利士人极其疏忽,竟让他的头发再长起来;于是参孙终能毁灭一所似乎已负荷过重的神庙,他杀了自己,也杀了许多非利士人,比他之前一生所杀的还多(十六28-31)。由于非利士人对当地居民而言,是一个外来的统治阶层,这次大屠杀会有严重的影响。

e. 参孙事迹所引起的道德问题。大多数士师都有道德和宗教方面的缺点,但参孙的缺点特别明显;他纵欲,没有责任感,又缺乏对宗教的诚意。然而他却被尊为信心的英雄之一(来十一32)。特别令人大惑不解的,是他受了神的灵这事实与他性格的关系。有一个线索足以显出第十三到十六章的重要性:在这段经文中没有出现宗教性的评语,虽然这类评论常见于士师记的其他部分;原因似乎是士师记的编者认为毋须多加评述了,因为叙述本身就足以显示当时普遍的偏低标准。我们必须分辨清楚:一般的以色列人会喜见他们所憎恨的非利士人遭受打击;至于日后汇辑以色列传统的敬虔人士则有较高的评审标准,这班人当然知道参孙的污点。新约指出圣灵恩赐与圣洁有明显的连繁,但在这里我们切勿引用新约,倒过来解释旧约,因为在旧约时代,圣灵的膏抹不一定引致纯净的生命。神能用一个人,而不一定计较他的生命素质。出乎我们意料以外而被神使用的器皿有巴兰(民廿二-廿四)、尼布甲尼撒(耶廿五9,廿七6,四十三10),以及古列(赛四十四28,四十五1-4)。我们也许质疑神怎么可以使用参孙这种器皿,并为其中的细节感到尴尬;但神有绝对的主权,而祂就在士师时代的“黑暗日子”中,使参孙扮演一个孤单但极重要的角色。



参考资料《新圣经词典》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撒摩特喇    下一篇 撒母耳记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