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网百科,基督教百科  > 所属分类  >  教义    神学   
[0] 评论[1] 编辑

说方言

Glossolalia, Speaking in Tongues 说方言 

说方言是一种古已有之的超自然宗教活动,可以指人间全不认识的语言,或说者没经过学习而突然能说出别国的话;在基督教之前的旧约时代、巫灵主义(shamanism),以至回教都有(C. G. Williams, Tongues of the Spirit. A Study of Pentecostal Glossolalia and Related Phenomena, 1981)。事实上,从「亚洲到美洲,从西伯利亚到非洲的宗教」,均有说方言的宗教活动(D. Christie-Murray, Voices from Gods, Speaking in Tongues, 1978)。在基督教,这是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二4~11所列出九种灵恩(charisma)中的一种,且一直成为教会争辩的题目之一。大体上说,主流教会不大能接受这种活动,但近年随着灵恩运动(Charismatic Movement268,Charismatic Movement)的兴起与普及(参圣灵的恩赐,Gifts of the Spirit500,Gifts of the Spirit),讨论固然多起来,就是主流教会的神职人员和信徒,也愿意多作考虑。灵恩派信徒除了接受这种活动为圣灵恩赐的结果外,亦承认有假方言的存在,它可以是来自邪灵,或肉体(即心理作用的一种)。

圣经的记述

旧约两段经文对圣灵问题特别重要,是新约论方言的根据︰徒二15~21是本于珥二28~31;林前十四21是本于赛二十八11。说方言是圣灵充满的记号之一,而约珥书则预言圣灵在末日要降在信徒身上。五旬节圣灵降临,门徒说起方言来,这是应验珥二28~29第一部分;但是30~31节还要等到基督再来才能全部应验,这就表示说方言是指出新国度已经降临,而它最后的应验则要等到末日的来到。就这意义而言,方言可以是一种活在现在、等待将来的记号,是「既济」与「未济」之间的盼望。

旧约有多处提到人说方言︰民十一24~29记载七十个长老受灵感动说方言;撒上十九18~24是一群先知扫罗和他的跟随者说方言。学者不尽同意古代先知是以说方言为他们职责的一部分,起码伊莱贾和伊莱沙就没有说方言的记录;王上十八28~29记载巴力先知入迷发狂的情形,他们的「狂呼乱叫」(王上十八29,英译作frantically prophesied),可能就是指说方言。

新约提及圣灵降临的经文,大部分与新时代的降临有关,像施洗约翰预言弥赛亚「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灵恩派信徒认为这就是圣灵的洗(Baptism in the Spirit183,Baptism in the Spirit)的支持经文,而说方言则是其外在记号。但我们必须指出,耶稣与十二使徒均没有说方言的记录,而圣灵工作与说方言之间的关系也不是十分明显。可十六17倒有提及「说新方言」是基督徒的记号,只不过大部分学者均认为这节经文属于马可福音「长版本」的结论,是二世纪才加上去,最优秀的抄本没有这长结论(参杨牧谷着,《狂飙后的微声──灵恩与事奉》,卓越,1991)。

徒二是整个圣灵充满及其记号的争辩焦点。圣灵在五旬节降临,门徒就说起别国的话语来。这里说到的方言是已有的,不是「天上的言语」,因为有人认出这些是他们的「乡谈」(徒二6、8),并且9~11节所记的地名包括由东到西各国,显出不是说方言者曾经学习过的言语。再者,作者详细记录各国的名称,亦显出方言在这五旬节的神学意义︰它指出圣灵降临给众教会,目的是要他们往普天下去,开始作传福音的工作。

我们若以此来比较「约翰的五旬节」(约二十22),就更显出宣教才是首要,说方言只是一个记号︰耶稣说到父怎样差遣了祂,祂亦照样差遣门徒,「说了这话,就向他们吹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门徒受了圣灵,却没有说方言。

此外,我们还有「撒玛利亚的五旬节」(徒八14~19)、「外邦的五旬节」(十44~46),和「以弗所的五旬节」(十九6),后两者均提到他们受圣灵之后说方言(和预言)。很多灵恩派信徒认为,这些经文足以说明圣灵充满与说方言的关系,并称之为「圣灵洗礼的第一个证据」,是每一个基督徒均需有的记号(Donald Gee, 'Initial Evidence' in Redemption Tidings, Surrey, 1959, p. 3)。这个论点在第二波最为普遍,第三波的灵恩运动则没太强调。我们要指出的是,以一宗历史事件来归纳出一个神学论题是危险的,历史事件只是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却不能告诉我们必须发生什么事;历史事件若加上经文明文的训令,才能成为一项教义,受圣灵必须说方言的经文却是没有的。

亦有人认为方言是证实使徒的教导,故使徒时代过去了,说方言的需要亦不存在;这又是没有足够证据支持的。从一方面而言,第一世纪的使徒并不是个个都有说方言的记录,就是多有说方言的保罗,也不是每到一个新地方传福音或向教会讲道,都有说方言。事实上说方言的对象好像不是教外的未信者,而是教会的犹太人;从另一方面而言,方言并没有止于一世纪,历代可信赖又谨慎的教会领袖,有说方言记录的为数实在不少。

新约另一组论方言的重要经文,自然是林前十二和十四章。保罗在此信详加讨论,因为哥林多教会有人把方言高举为众恩赐之首,到一地步危害了教会正常的崇拜;保罗的目的不是否定方言的价值,乃是把它放回正确的位置。他指出说方言不是人人都有的,或必须有的恩赐(林前十二11),而说方言只是众恩赐中最小的一项(30节)。他指出最大的恩赐是爱(十二31,十三),其次是「先知讲道」(十四1)。这不是贬抑方言的地位,只是指出任何恩赐都是为了造就教会,故方言若不翻译出来,对会众是无好处的,不如不说︰「说方言的,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讲道的,乃是造就教会。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更愿意你们作先知讲道;因为说方言的,若不翻出来,使教会被造就,那作先知讲道的,就比他强了」(十四4~5)。这也是为什么保罗把灵恩(charisma)与事奉(diakonia)等同的原因了(J. D. G. Dunn, 'Ministry and the Ministry: The Charismatic Renewal's Challenge to Traditional Ecclesiology', in C. M. Robeck, Jr. ed., Charismatic Experiences in History, Massachusetts, 1985, pp. 81~101; esp. 82)。

历史的事例

自第二世纪起,灵恩问题再度成为教会争辩的中心。孟他努(Montanism811,Montanism)认为他是圣灵拣选的器皿,强调说方言,谓主即要降临,故反对俗务,专心过严格的修道生活,被教会定为异端,此派消灭于四世纪。但教父不是全反对说方言的,爱任纽(Irenaeus644,Irenaeus)与特土良(Tertullian1150,Tertullian)都肯定说方言的价值,但屈梭多模(Chrysostom283,Chrysostom, John)和奥古斯丁(Augustine171,Augustine)就比较反对它,后者还认为方言是止于第一世纪。无论怎样,作为公共崇拜的一个项目,说方言在罗马大逼迫,及异端威胁的时代,其地位是日渐中落的。

东正教接受方言为教会正常恩赐的一部分,有说他们在整个中世纪的修道院内,都有以方言作灵修及敬拜。西方教会及修道院都不鼓励,有时甚至斥之为邪灵的工作。

路德(Luther750,Luther, Martin)和加尔文(Calvin249,Calvin, John 加尔文)肯定方言的价值,我们却没有充分证据指出他们有此经验。十七世纪末和十八世纪初,法国天主教教士再度发现说方言的秘密,却不为教廷接纳。

到了十八世纪,贵格会和循道会信徒可以追求说方言的恩赐,但程度如何却不能确定。韦斯利(J. Wesley1228,Wesley, John)承认方言为圣灵的恩赐,他的日记却没记载自己有这经验。美国的贵格会和摩门教却重视此恩赐,苏联的五旬宗亦然。

近代方言运动的兴起,与灵恩运动和复兴运动有深切的关系,其中尤以所谓第二波,源自南加州艾苏萨街的大复兴至为明显。英国第二波的领袖纪当奴(D. Gee492,Gee, Donald)更明言,每一个基督徒均需被圣灵充满,而圣灵充满的明确证据就是说方言(Concerning the Spiritual Gift, London, 1937;另参D. Gee, Pentecost 45, 1958, p. 17)。

第二波灵恩运动传到东南亚,大多数是因说方言问题而引起教会分裂,造成传统教会对灵恩运动益加抗拒。到第三波在80年代的美国加州兴起,他们会在聚会说方言,却不强调它是「圣灵充满的第一证据」。

现代的问题


像任何时代一样,现代教会人士对说方言的态度亦可分三类︰全盘反对、全盘赞成,和不鼓励但承认其地位。全盘反对的多引奥古斯丁为据,近者若为基要派(Fundamentalists487,Fundamentalism)或福音派(Evangelicals428,Evangelical Theology),则多引华菲德的作品(B. B. Warfield1225,Warfield, Benjamin Breckinridge 华菲德, Counterfeit Miracles ;Miracles Yesterday and Today)为理由,说方言与其它神迹一样,在第一世纪后便止住。赞成者认为反对者的理由不符新约教导,又与教会历史的见证不合;他们认为方言与其它灵恩一样,都是为建立教会,是人人都可以求而得之的。采取审慎态度的,可以宣道会创办人宣信博士(A. B. Simpson)的劝导为代表︰「不必追求,亦不须禁止」。其实这正是保罗对哥林多人的劝勉,他说︰「岂都是说方言的吗?」(林前十二30),故不必叫人人都追求;他同样说,「也不要禁止说方言」(林前十四39)。

我们对方言有如下的看法︰

1.方言是属于圣灵的恩赐,当无异议,但假方言和假翻译是极为可能的(出于人的虚荣心),故要小心明辨,只要不高举方言过于其它恩赐(如爱与服事),人自然少一分虚荣心去作假。

2.像保罗的教导(林前十二、十四章),方言若在公众崇拜上用,就必须有翻译,不然会友不得益处,徒然制造混乱。

3.对反对方言的人,我们要说语言(包括方言)的功用不仅在传递信息,也是一种表达关系和维持关系的媒介(想想母亲对初生婴儿说的话!),故「无意义」不是反对方言的有力证据。不能用日常语言来表达不等于无意义。

4.以方言为圣灵充满之第一证据者,徒然把问题混淆了;虽然这种强硬态度多见于第二波,我们仍要指出,圣经从没有把说方言放到如此高的位置,它甚至拒绝给予它任何代表性的地位。

5.但方言的价值不应因此而被贬低,经历过说方言的信徒均见证,他们在私下以方言祷告,的确能扩阔他们的属灵境界,深化与神的交接面,我们必须接受这样的见证。

6.说方言所牵涉到的神学问题,和它在灵性操练、追求成圣、在公众崇拜的地位,以至在整体信徒相通的价值,都是未开发的领域,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各执一词,再继续下去是没有意义的;怀着接纳及开放的心情来面对此一问题,相信对下一代教会有较大的贡献。

另参︰灵恩运动(Charismatic Movement268,Charismatic Movement); 

           圣灵的恩赐(Gifts of the Spirit500,Gifts of the Spirit 圣灵的恩赐); 

           圣灵(Holy Spirit580,Holy Spirit); 

          五旬宗神学(Pentecostalist Theology917,Pentecostalist Theology)。

参考资料《当代神学词典》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神的荣耀    下一篇 缝隙的神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