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网百科词库 >>所属分类 >> 文献   

死海古卷

标签: 圣经 考古

顶[1]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死海古卷[Si hai juan]:the Dead Sea Scrolls。

犹太人文件的集本,用希伯来语、亚拉姆语和希腊语撰写,在公元前70年耶路撒冷被罗马人毁灭时保存在山洞中,

(图)死海古卷死海古卷

1948年被一个阿拉伯牧童发现。死海卷书极为重要,因为整卷以赛亚书的发现表明旧约圣经的文本由于抄写员严格的制度,旧约圣经的文本没有受到改变。其余的文件不太重要。包括由图书馆保存的犹太教派使用的文件以及注释,以及很流行但没有圣经基础的传说和故事,如旧约伪经和旧约次经中的故事。和旧约次经、旧约伪经一样,死海卷未被新约圣经引用。

目录

[显示全部]

死海卷古卷的发现编辑本段回目录

  这 古卷远在第一世纪以前大约一百年的时候就被藏在死海西北山洞中。因为这个地方离开耶路撒冷大约只有十五、六哩的路,所以就称这  古卷叫死海古卷 。
  1947年春天,杰里科(Jericho)附近山洞的隐藏古卷,即最古老的犹太文献手稿,今天被称作《死海古卷》(The Dead Sea Scrolls)的偶然发现,导致了  世纪最惊人的发现之一。1948—1956年间,11个藏有手稿的洞穴

(图)古卷在洞穴中被发现古卷在洞穴中被发现

(被标示为1—11号洞),又在死海西岸的北部角落,即被称为库兰(Khirbet Qumran)的附近发现,从这些洞穴又发掘出大量的《旧约圣经》古卷和其它文献的手抄  ,种类多达600多种,残篇碎片数以万计。同时,学者们对库兰  身发生了兴趣,开始在当地进行系统的古物挖掘,并对库兰和Ein Fenshka之间的整个地区作出建筑学的测量。从中发现的陶器和其它遗留物说明了同一时期的居民和居住情况,把库兰居住情况的主要时期和古卷写作的日期联系了起来。确定大多数手稿的写作年代是从公元前2世纪到公元前68年间;而比库兰地区开始居住年月还久远的古卷手稿,则可能是从异地带来的。这些浩如烟海的古卷,在近代考古史上实为罕见,也被西方学术界称为当代最重大的文献发现。

古卷的概述编辑本段回目录

  死海古卷是泛称自1947~56年间,在死海西北昆兰旷野之山洞发现的古代文献,文献大约是主前二、三世纪,到主后70年间写成的。它们似乎原属犹太宗教团体的图书馆,可能是爱色尼派的一分支。发现古卷的地方叫基伯昆兰(Khirbet Qumran),可望见死海,在1951~6年发掘出来;大约从主前130~主前37年,和主前4年~主后68年是这个宗教团体的总部。
  大多数古卷都是残破不全,约有五百多卷;其中一百卷是圣经抄  ,除了以斯帖记外,全部的希伯来文圣经都

(图)展示在安曼的考古学博物馆的经卷残片展示在安曼的考古学博物馆的经卷残片

有。除此之外,就是圣经注释、次经(Apocrypha)、伪经、论礼仪的、历法的、生活守则,以及启示文学等。圣经抄  对我们的意义极为重大,它比马所拉抄  (Masoretic text)还早一千年,为我们提供了希伯来文圣经宝贵的历史资料。
  古卷中的《以赛亚书》,是保存最完整的一卷。当我们将其中的文字与马所拉译  对比的时候,不得不发出由衷的感叹:在近千年的抄写保存过程中,圣经传承者、希伯来学者是何等的忠心、认真和准确。
  引用一位圣经专家的统计:“在《以赛亚书》53章的一百六十六个单词中,只有十七个字母有问题。其中十个字母是因为拼写的演变;还有四个字母是由于连接词的样式的变动,不影响意思;最后三个字母组成了‘光’这个词,在第十一节加入,但对整句话的意义影响不大,并且,这个词在七十士译  和另一个洞穴中发现的《以赛亚》古卷相印证。总的来说,在近一千年的抄写中,在共有一百六十六个单词的一章文卷中,只有一个词(三个字母)有争议,但这个词不影响句子的意义。”(注2)
  据估计,昆兰(Qumran)的《以赛亚》古卷,与我们现有的希伯来文圣经,在一对一的单词比较上,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准确性。剩下的百分之五,主要是因为笔误或拼写的演变。

古卷的卷情况编辑本段回目录


  死海古卷大多数是皮革,纸草,甚至是金属片写成,前二者不易保存,不是腐坏就氧化,残缺不全。
  发现死海古卷的地方,主要有五处。第一处共有十二个洞穴,是在基巴昆兰,由一个牧童在1947年偶然发现。在一号洞穴发现的,最重要是以赛亚书、《社群守则》(Rule of the Community,属于爱色尼派的行为手册)、《光明之子与黑暗之子大战》(The War of the Sons of Light Against the Sons of Darkness,又称War Scroll)、《感恩诗卷》、《哈巴谷书注释》,以及七卷其他保存尚好的书卷。
  二号洞穴的多是断稿残章。三号洞穴有一卷用铜片写成的书卷,年日久远,使铜片氧化而脆碎,不易打开。四号洞穴是爱色尼派的图书馆,里面有四百件左右的文献,大多数属教派之作,保存得不好。大约有一百卷是希伯来文圣经的抄  ,除了以斯帖记外,其他的旧约书卷都齐备了。由五号洞穴到十号的发现,价值比较小。
  十一号洞穴的古卷保存得相当好,包括一大型古卷,里面有圣经正典(Canon)、次经,以及从没发现过的诗篇;还有一卷古希伯来文的利未记。1967年买入的《圣殿古卷》(Temple Scroll),很可能也是十年前从十一号洞穴被拿走的。《圣殿古卷》共有六十六栏,详细列明要怎样建筑一个理想的圣殿。
  第二个场所是在昆兰以南十一哩(称作Wa{di al-Murabba'ah),是巴柯巴(Bar Kokhba)一逃军留下的(巴柯巴约在132~5年带领犹太人对抗罗马)。里面除了巴柯巴两封信外,还有用希伯来文、亚兰文和希腊文写的法律文件,约于主后一或二世纪的圣经作品,还有一卷保存得相当好的十二小先知书,与现今的完全一样。
  1952年牧羊人又发现了第三个地区,在隐基底('En Gedi)以南。里面有早已散佚的十二小先知书希腊文译  (约一世纪)、巴柯巴的一封信、部分圣经残卷,和巴柯巴时代的法律文件。在「书卷洞穴」(Cave of Scrolls)藏有巴柯巴时代重要的文献,而「书信洞穴」(Cave of Letters)则有十五封用纸草写成的文献,也是属于巴柯巴的,里面还有部分诗篇的残稿;后来还在这里发现大量用拿巴提文(Nabatean,古阿拉伯文)、亚兰文和希腊文写的文献。在「恐怖洞穴」(Cave of Horrors,因内藏大量骨骸),亦有用希腊文写的小先知书。
  第四处地区位于古耶利哥八哩半的地方,内藏约四十卷由撒玛利亚人留下的古卷,大多数是受损严重。亚历山大大帝在主前331 年,曾于此大量屠杀撒玛利亚人。文献多属法律文件,全部用亚兰文写,只有封印是用古希伯来文。它们是巴勒斯坦地最早期,也是最大量的纸草文献,对历史家的价值极大。
  第五处地方是马撒达(Masade),有一卷用希伯来文写的传道书(约成於主前75年),和部分的诗篇、利未记和创世记;还有一卷《安息日献祭之歌》(Scroll of the Songs of Sabbath Sacrifice),很可能是出自爱色尼派之手,同样的书卷在四号洞穴也有发现。

关于昆兰(库兰)社团编辑本段回目录


  现在已知,古卷是属于当时的昆兰社团成员的。当初这个昆兰社团是怎样形成的呢?主要是哈斯摩年(Hasmonaean,又称马加比)家族於主前153年接受了大祭司之职位,而当时人认为此圣职是只属于撒督家族的;犹太人认为这与亵渎圣殿无别,他们不要在这事上有分,要成为神活的圣殿,便抽离社群,退到旷野,自成一群。他们认为平信徒是圣殿,祭司则是至圣所。他们在当时动汤的时代(他们称之为「彼列的时代」),以祷告和顺服的生命,当作属灵的祭献于神。昆兰成员是「圣洁的志愿军」,只有经过严格的审核甄选才能被接纳;一旦成为其中一员,就要过严格的苦修生活。他们对摩西律法的解释和实践,比法利赛人还要严谨;不单如此,他们是看不起法利赛人的,认为他们「避难就易」(参赛三十10)。
  他们朝夕盼望新时代的来临,认为自己既是真正的选民,神一定会用他们来摧毁不敬虔的一代,重建圣洁的圣殿,并设立配得过的祭司班次来事奉他。这个新时代是怎样建立的呢?先要从大卫的苗裔兴起弥赛亚,然后有受膏的祭司(他是国家的元首)和先知(像摩西的祭司,申十八15~19),先知是把神的心意向人宣告的。
  从一开始,他们就期望新时代即将来临,后来久久不见实现,就慢慢把日子推后了。创立这群体的「公义教师」(Teacher of Righteousness),带领他们去到犹大旷野,「预备耶和华的道路」(赛四十3),教导他们认识自己在末世的角色。这个公义教师不是弥赛亚,他离世的时候(约主前100年),弥赛亚国度仍未来到;此群体约在主后68年就不存在了,弥赛亚国度仍然是属于将来的。
  主后66年犹太人反叛罗马政府,此群体很可能与当时的奋锐党(革命党)联手,结果招来罗马军队的镇压;两年后,罗马军队就把昆兰社团驱散了。

《死海古卷》对旧约研究的贡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古卷的发现,解决了许多以前学术界,在旧约经文上的争议。比如在《诗篇》22章16节中,大部分圣经译者选用七十士译  的翻译,“他们扎了我的手和脚”。但从马所拉译  的直译是,“我的手和脚像狮子一样”。在1999年7月发表的有关死海古卷的文章中,福林特博士,死海古卷学院的负责人,向我们证实了从死海古卷中可知,“扎了”的翻译的确更接近原文。推翻了“‘扎了’是基督教为了宣扬教义而误译”的说法。说明现代圣经的翻译是正确的。

死海古卷》对新约研究的贡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由于《约翰福音》和保罗书信的写作风格和思想特色,被指为受了诺斯底派的影响,一度被人视为第二世纪的作品。然而同样的风格和特色却出现在死海古卷的作品中,由此可见《约翰福音》和保罗书信像死海古卷一样,同属第一世纪的著作,也同样忠实地反映出施洗约翰以及初期教会所处的社会面貌。
  此外,《希伯来书》和《启示录》也因着比对《死海古卷》的相关资料来确定成书时期,两者都不迟于公元70年。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死海古卷》中的旧约抄  ,为新约经文提供了准确翻译的依据。例如《使徒行传》7:14中所提到的雅各全家下埃及的共七十五人,与《创世记》46:27中所记的七十人有出入。现在根据《死海古卷》的《创世记》抄  所记,原来也是七十五人。由此发现司提反所引述自古抄  的是正确的。后期的《创世记》提到的是约数七十人。
  又如《马太福音》5:3"虚心的人“一向解作卑微穷乏的人(the poor in spirit),从古卷发现其实所指的是忠于上主的人,与心硬的人相反。
  死海古卷还帮助我们回答了许多新约经文上的争议。在《马太福音》11章4-6节中,当施洗约翰差遣他的门徒去问耶稣是不是那弥赛亚的时候,耶稣的回答看起来好像引用了《以赛亚书》28章和61章的文字,就是“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疯的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这其中,“死人复活”这几个字,在旧约经卷中并没有出现。
  但在死海古卷中的一卷《以赛亚书》中,这句话却确实出现了。更重要的是,在古卷中这  话的上下文,就是在形容当弥赛亚来到的时候,他所行的奇异作为,以及关于全地都要服从他的情景。这  经文证明了耶稣虽然没有直说“我就是”,但他的回答所引用的经文,在告诉施洗约翰和他的门徒,“是的,我就是那弥赛亚”。
  死海古卷让我们更加清楚地了解新约圣经中的福音书。在很长的一  时间内,《约翰福音》被认为是受了希腊文化的影响,导致其与其它福音书相比,缺乏希伯来文化的思想与表达。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约翰多次用对比光与黑暗的方式,谈神的完全与人的罪同在人里头。比如第一章4,5节中,当约翰谈到神是那生命的时候,说道:“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这种写作的手法,在以往发现的希伯来文献中未出现过,却普遍见于同时代的希腊文献中。
  令人惊讶的是,在死海古卷的希伯来文的宗教书卷中,这种光与黑暗对比的写法却比比皆是,尤其是用来形容人的罪与神的圣洁的时候。于是,从昆兰小区的古卷中,学者们证实了《约翰福音》其实是所有福音书中最犹太化的书卷。
  与此类似,在《路加福音》中,当上帝派天使向马利亚宣告,有一子会从圣灵而生,要起名叫耶稣的时候,说到“他要为大,称为至高者的儿子。……至高者的能力要荫庇你。因此所要生的圣者,必称为神的儿子”。在死海古卷发现之前,并没有任何希伯来文的著述用过,“至高者的儿子”、“神的儿子”这两个词。许多学者认为,这是路加从其它文化中借用来的名词。
  但是,在古卷的一张碎片上,记载了这样的一  话:“将要在地面上为大,(王啊,世人都要和平相处),并服侍他,他将被称为伟大神的儿子,他的名被高举为神的儿子,他们会称他为至高者的儿子……”从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两个词从犹太文化中的遗传。而这张古卷的碎片的文字是亚兰文,正是我们认为耶稣与他的门徒所说的语言,而不是希腊文。
  死海古卷更帮我们解决了一些有关新约圣经的教义方面的争执。在死海古卷中,发现了这样一  记述:“律法的工价……被称为义,因你在神面前所做的,是好的,正确的……”,这  话语同保罗在《加拉太书》3章6节极有关联,“正如,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并坚持“没有一个人靠着律法在神面前称义”。
  在死海古卷发现之前,许多学者认为,保罗的这  教导好像是无的放矢,在对空气打拳——在犹太历史上,有谁认真地坚持要靠“行律法称义”呢?为了让人能信,保罗攻击了一个看起来不存在,或不堪一击的敌人。现在,已没有人这么说了。古卷让我们看到保罗是有的放矢,是在与当时犹太信仰中的一些错误论点争战。
  当然,古卷中也有一些与现今所有的旧约经卷不同的内容。比如,尽管《诗篇》的主要内容,与现今的没有大的出入,但古卷中有多种的排序,而且,古卷还收藏了一些现在圣经所没有的诗篇。还有,古卷的《但以理书》有两个版  ,一个版  与我们今天所读的类似,只在小的地方上,有一些经文的顺序不同。而另一个版  ,却省略了相当的一部份内容。
  但这些都不能让我们失去对旧约圣经的保存者-—玛所拉人的敬意。由于他们的努力,我们知道我们今天所读的这  “书中之书”,与主耶稣基督在两千年前所读的旧约圣经,是如此的接近。在可考证的两千年中,圣经是如此的被忠实,准确的保存,这是任何其它所谓的启示文学和圣典的著作所无法相比的。今天,当我们阅读并学习这  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文学著作时,不能不怀着感恩的心向我们的神,圣经的终极作者与维护者,献上深深的敬拜。

《死海古卷》对基督教的意义:编辑本段回目录


  要了解死海古卷的意义,必须知道近百年来欧美对圣经批判的历史。
  自从十五、六世纪文艺复兴之后,基督教就面对了一连串的批判。
  文艺复兴的开始,与十字军东征有密切关系。当初教皇鼓励十字军东征,主要的动机是希望消灭政敌、减少内部的冲突。
  十字军东征,确实达成了消灭军阀的目的。许多有名的将军,再也没有回来。教皇确实利用这一个运动,重振了教廷的权威。
  但是那回欧洲的十字军,却带回来巨大的改变。为什么少数十字军,带来这么大的改变呢?原来欧洲自从西罗马帝国因为黑死病和北方蛮族的侵略崩溃后,教廷因为各地有教堂,在无政府的社里,自然的取代了西罗马帝国,成为欧洲唯一有组织的政府。
  但是可悲的是,从前罗马帝国争夺帝位的坏传统,也自然的被教廷承袭下来。这个坏传统,自从凯撒起,就一直绵延不断。每次新皇帝只有一种方法产生:就是老皇帝被谋杀,诸将军互相拼斗,得胜的强者继任帝位。
  于是教廷内部就充满了争夺教皇的黑暗手  。任何组织一旦和政治挂钩,就容易腐败。教廷也不例外。于是就把欧洲带进黑暗时期。
  这些使用阴谋夺权成功的教皇,怎么肯让外界认识真像?所以从那时起,就把解释圣经的权力,统一归到教皇的手中。任何人不得解释圣经。并且除了钦定的教士,任何人不准阅读圣经。
  这个规定,一直沿继到一九六六年,才在第二次梵蒂冈议中给废除。
  十字军东征回来的人,却曾经去过教皇过去权力不及的偏远地区。在那里,人们仍然保持了基督信仰的传统。圣经更是活活的成为基督徒信仰的中心。这些不受教皇统治的旧信息,带给欧洲人相当大的鼓舞。他们开始质疑教皇的权威。连教内部都不能不起来改革。于是有了马丁路德,成立了抗罗宗。他的成功,一方面是由于德国贵族希望摆脱教皇的控制。一方面得力于他对圣经的解释和翻译。忽然之间,圣经又成为大众都可以阅读的书籍。里面记载的许多事迹,再度成为大众争论和相信的目标。
  前文曾经提到圣经预言的准确应验。当时教外的大众,发现圣经里有不可置信的预言。这些应验,是历年来基督信仰的中心。好比基督要生在那里,基督要怎样受难,他的内衣要被人抽签、他要被人钉十字架、他胸口要流出水和血、等等。这些应验,都让世人无法反驳。
  而更希奇的是但以理书。这也是历世历代争论最多的一卷圣经。因为里面不但说到耶稣的受难,还预言了耶稣以后几百年的历史发展。例如但以理书第二章的金像,提到两只铁腿。按照但以理书的解释,这代表罗马帝国后来要分裂。然而罗马帝国分裂,是耶稣之后三百三十年的事。康士坦丁大帝,毅然决定把君士坦丁堡建成他在土耳其的基地。而把西罗马交给他的手下管理。
  但以理是耶稣之前七百多年的人物。他怎么可能知道罗马帝国要分裂?这是不是只是解经学者弄的玄虚?只是玩弄文字的结果?当然,圣经已经成为一  公开的书,任何人都可以进去自己研究。社对这种批判圣经的理论,无法接受。何况但以理书不只有第二章提到欧洲将要分裂成两大帝国。到了第八、九章,更细数从玛代波斯起,经过亚力山大大帝、希腊帝国、分裂成个区:波斯、中东、罗马、埃及。而8:21预言了亚力山大大帝要英年早逝。8:9又用以色列作为坐标,指出了以色列国西北方的势力,要得到最后的胜利。这就清楚预言了罗马帝国的兴起。
  解经学者又从但以理书第九章里,找出了预言耶稣钉十字架的日期和当时的历史背景。这些事,都是反对信仰的圣经批判学者无法解释的。
  于是就有了圣经考古学。当时的假设是:但以理书的写作日期,必然在这些历史发生之后。他们的假设,把但以理书写作日期,定在耶稣之后四百八十年。因为但以理的预言,至少要在那时写成,才知道东西罗马帝国的分裂。他们还指出但以理书有五种不同语言。于是假设但以理书是在不同的年代,在历史发生之后,用预言的体裁,写成骗人的但以理书。
  这些早期的考古学者,用这个假设,四出搜寻。盼望找到圣经古抄  ,可以证明他们对但以理书写作日期的假设是正确的。
  经过两百多年的考证,基督教的圣经考古学者虽然找到许多历史的证据,证明圣经历史的正确性。但是对但以理书写作日期的考古,却处处碰壁、一无所获。
  而反对信仰的圣经批判学者,却到处找到许多消极的证据。为什么我称这些证据是消极的证据呢?原来他们找到的,都是:圣经写作日期的传统说法,查无实据。换句话说:没有证据可以支持圣经预言确实写在历史发生之前。用另外一种说法,他们并没有找到一件考古的证据,推翻圣经所载的事物。只是找不到一件支持圣经所载事物写在历史发生之前的证据。
  圣经学者当年就是遇到这种情况。然而他们提出的说法,对不信的人来说,根  就是推托责任。他们说,圣经抄写完成之后,旧抄  就给当作神圣的东西,埋到土里。给虫吃了。到那儿去找古老的旧抄  呢?
  这个局面,一直到一九七九年,才有了改变。为什么要提一九七九年呢?原来死海卷出世是一九五六年。经过二十三年的研究,翻译,到一九七九年,才完全翻译结束。于是一九八零年起,死海卷就开始了一连串的展览旅行。
  为什么这死海卷这么轰动呢?因为两百年来的争议,死海卷都给画上了句号。死海卷发现了旧约圣经除了以斯帖记之外的每一卷。死海卷的时代,是从耶稣之前一百七十年到耶稣之前五十八年。没有一卷写在耶稣之后。更令基督徒高兴的,是死海卷里包含了争议最多的但以理书。现在再也没有人可以争论但以理书是写在历史之后了。
  这有什么意义呢?反对圣经的批判学者,花了近百年的时间建立的堡垒,现在全给死海卷轰垮了。他们花了那么多时间,证明圣经记载都是真实的。也证明圣经里的"预言"确实合乎历史。唯一的问题,在圣经写作时间在历史发生之后。现在唯一的防线,给死海卷给一炮轰垮。从此再也没有考古学者敢向圣经挑战了。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死海下一篇死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1

收藏到:  

词条信息

平安草
平安草
词条管理员
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