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网百科词库 >>所属分类 >> 器皿   

会堂

标签: 殿 会幕

顶[0]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目录

[显示全部]

会堂[huitang]:a synagogue。编辑本段回目录

    犹太人聚会的地方。当以列民被虏在巴比伦时,人们不再祈拜并在耶路撒冷的殿里作献祭时第一次开始使用会堂。没有祭司式的典礼,会堂出于对摩西律法(妥拉)的敬仰。所有有责任心和虔敬的人都能公开地读到律法和预言,并加入随之而来的讨论。律法的老师和法学家在会堂里不断地讨论律法的精确含意以及在生活每个领域里的应用。当耶稣来到会堂(路4:16)时,有人把先知以赛亚的书交给耶稣阅读。
    保罗在传教旅行时第一次对犹太人说起过他所到每个城镇的会堂(如使徒行传13:14-15中的安提阿会堂;使徒行传14:1的以哥念会堂;和使徒行传13:5中的撒拉米会堂)。
    在耶稣对亚细亚教会的信息里(在启2:9-3:9),耶稣警告那些在士每拿和非拉铁非的人当心那些自称为犹太人而事实上并不是犹太人的人。他说,他们是“撒但的会堂”,意思是他们出生是犹太人,但是他们反对基督的福音,他们显示出人性最恶的一面,因此并不见得比外帮人好。
    被逐出会堂(见约9:22,12:42,16:2)就完全被逐出了犹太人生活圈,相当于在某些基督教会里被“逐出教会”。
 会堂(SYNAGOGUE)


  在旧约,“会堂”一词只出现于 AV 的诗七十四8(RSV 作 'meeting places' 〔译注:和合本的“会所”与 RSV 接近〕),作为对希伯来文 mo^`e{d[ 的翻译。然而,mo^`e{d[ 在此是否具有“会堂”一词今日的含义则未能确定。七十士译本常用希腊文 synago{ge{ 来指以色列的集会;这字在新约更出现五十六次之多。synago{ge{ 的基本意思为聚会之处,因此它后来成了犹太人敬拜之处的称谓。与这个希腊字相等的希伯来字是 k#ne{set[,意指一些人或物件为了某些目的而举行的集会。在圣经,这字是指某处的人为了敬拜或采取共同行动而有的集会(路十二11,廿一12)。后来这字引申指举行上述聚会的楼房。

Ⅰ 重要性编辑本段回目录


  会堂对犹太教的重要性是无可比拟的,会堂确实比犹太教的其他组织更能赋予犹太信仰其独特的色彩,犹太教徒是在会堂里学习诠释律法。犹太人的宗教领袖将结十一16:“我还要……暂作他们的圣所”解释为:分散于普世的以色列人中的会堂将成为小型的圣所,代替失去了的圣殿。会堂不似圣殿,它遍布各地,使信众能接触他们的宗教领袖。梅尼斯(A. Menes)指出:“每逢安息日和圣日,被掳的人强烈感受到失去圣殿之痛与严肃的献祭仪式的终止……会堂……成了圣殿的代替品。会堂里没有祭坛,而祈祷和颂读妥拉(律法)就取代了献祭的位置。此外,这个为祈祷而设的房子成为重要的社交场所……每当有重要的公众事务需要商议的时候,那里就是人们聚集的地点。会堂孕育了一种新的社交和宗教生活的模式,亦建立了一个普世的宗教群体的根基。有史以来,犹太的一神主义首次得到解放,它的宗教活动从此毋须再局限于一个明确指定的地方。现在,哪里有人聚居,神就给带到那里”('The History of the Jews in Ancient Times', The Jewish People, 1,页78-152)。时至今日,会堂仍然是犹太教主要的机构,也是犹太社群宗教生活的中心。使徒行传的记载说明了会堂在传扬新的弥赛亚信仰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Ⅱ 起源编辑本段回目录

  无论旧约或新约,都没有提供有关会堂起源的确实资料。圣经以外的资料亦同样缺乏,因为次经不但没有记载会堂的设立,甚至也没有提及主前第二世纪安提阿古伊皮法尼(Antiochus Epiphanes)大迫害期间焚烧会堂的事(虽然有学者认为诗七十四8反映了这事)。对于会堂的源起,一般的看法如下:在被掳巴比伦之前,以色列人的敬拜集中于耶路撒冷圣殿;但在被掳期间,由于他们不能继续在圣殿敬拜,会堂因而兴起,成为教导圣经与祷告的地方。然而莫斯(R. W. Moss)却认为:“被掳并非标志着会堂源起的第一步,而是标志着会堂功能的重大改变,从这时候起,敬拜虽不是会堂唯一的功用,却成了最主要的功用,而行政的功用则暂时中止”(DCG 内的 'Synagogue'条)。不论怎样,结十四1大概为会堂的源起提供了一个基础:“有几个以色列长老到我这里来,坐在我面前”(参:结廿1)。莱弗托夫(Levertoff)毫不含糊地断言:“它〔会堂〕肯定是在被掳巴比伦期间产生的”(ISBE 内的 'Synagogue' 条)。

Ⅲ 一般情况编辑本段回目录


  在主后第一世纪,哪里有犹太人,那里就有会堂。参:徒十三5(居比路的撒拉米);十三14(彼西底的安提阿);十四1(以哥念);十七10(庇哩亚)。大城市如耶路撒冷和亚历山太等则有许多会堂。有传说谓提多于主后70年毁灭耶路撒冷时,城内共有394间会堂;然而也有480间之说。

  福音书提及我们的主在拿撒勒(太十三54;路四16)和迦百农(可一21;约六59)等地的会堂传道。使徒保罗无论去到巴勒斯坦、小亚细亚或希腊,都可以找到会堂。根据他勒目(Talmud 〔关于古代律法及遗传的犹太法典〕)所说(Shabbath lla),会堂要建在高地或在周围房屋之上;然而巴勒斯坦的考古证据却没有证实这种做法。会堂的建筑大概是依据耶路撒冷圣殿的模样。埃德欣(A. Edersheim)说会堂的内部设计“一般有两道双柱廊,形成会堂的主体,东、西翼廊则大概用作通道。柱子与柱子之间的距离很短,永不会多于九尺半(三公尺)”(The Life and Times of Jesus the Messiah, 1,页435)。

  会堂内有一个可移动的约柜,用来存放律法书和先知书的经卷(M#g{illah 3. 1)。约柜朝着建筑物的入口处。在禁食的日子,犹太人会抬约柜游行。在约柜之前设有“高位”(太廿三6,AV),朝着敬拜的人,这是宗教领袖和会堂管理人员的座位。人们从 be{ma^ 或讲台宣读律法(M#g{illah 3. 1)。这些会堂建筑物的遗迹,可在休呣废丘(Tell H\um,大概是*迦百农的遗址)、纳巴廷(Nebartim)及其他遗址看到。这些遗迹显示了希腊-罗马风格的影响。会堂的装饰包括葡萄叶、七干灯台、逾越节羔羊和吗哪罐子。靠近读经台的座位尊荣较大(太廿三6;雅二2-3)。迈摩尼得斯(Maimonides)说:“他们将讲台放在房子中央,颂读律法书或劝诫百姓的人站在其上,众人便可以清楚听见他的话”。在会堂内男女分隔而坐。

  古犹太拉比大会(Great Synagogue)可能是由尼希米于主前约400年组织而成的。据说这大会有成员一百二十人(Pirqe Aboth 1. 1),他们专事研习摩西律法,并致力将之发扬光大。其后,公会〔即犹太人议会〕承继了拉比大会的工作(Aboth 10. 1)。然而,拉比大会存在与否仍是个疑问,因为不论是次经、约瑟夫(Josephus)或是斐罗(Philo)都未曾提及这个组织。不过,这样的缄默并不足以否定拉比大会的存在。

Ⅳ 目的与运作编辑本段回目录


  会堂发挥了敬拜、教育和管理公众事务的三重目的。在地区的法律下,会堂可以拥有自己的行政管理机构(Jos., Ant. 19. 291)。信徒由长老管治,长老有权施行纪律和惩罚成员。惩罚的手段通常是鞭打和开除会籍。最高级的官员就是管会堂的人(参:可五22;徒十三15,十八8),他负责监督敬拜聚会的进行,使之不违传统。执事(路四20)负责从约柜取出圣经书卷交给读经的人,读毕后又将它放回约柜中;他也负责鞭打犯错的成员,和教导儿童阅读。珀里茨(Peritz)称:“会堂集会的主要功用是将律法教导大众”(EBi 内的 'Synagogue'条)。施赈员负责从会堂收取施舍,然后分发出去。最后,会堂需要一位优秀的解经者将律法和先知书意译成日用的亚兰文。

  那些合资格的人可获准带领崇拜(基督,路四16;太四23;保罗,徒十三15)。安息日是指定举行公众敬拜的日子(徒十五21)。米示拏(Mishnah 〔犹太人关于律法的遗传集〕的 M#g{illah 4. 3)显示崇拜分五部分。首先是颂读示玛(Shema`)。这篇祷文包括申六4-9,十一13-21;民十五37-41。接着是朗诵会堂的祷文,其中最古旧和著名的是十八篇祈求与祝福。

  “十八祝文”的第一篇如下:“应当颂赞上主,我们的神,又是我们父亲的神、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伟大、全能、可畏的神,彰显怜悯与恩慈的至高上主,你创造天地万物,你记念列祖敬虔的事迹,又为你自己的名以爱给他们后裔的后裔差遣一位救赎主;啊,君王、赐帮助者、救主和盾牌!主啊,亚伯拉罕的盾牌,我们颂赞你。”

  另一篇祷文说:“至于你的城耶路撒冷,你必在怜悯中再度转向她,并在她中间居住,就如你曾说过的。愿你很快在我们的世代为她建立永恒之所;你必迅速在她中间建立大卫的宝座。”

  在这些祷文之中,以色列重回故土、舍吉拿(Shekinah,即神的荣耀)复临圣殿和重建的耶路撒冷,以及大卫王朝的重新确立,都是不断重现的主题。

  祷告之后便是诵读律法。现今在会堂里每年循环读一遍的五经,原先只是三年循环才读一遍。当旧约正典首部分的经课念完以后,便会从先知书中选段来读。在耶稣的时代,这部分尚未确定,读经的人可以自行选择(路四16起)。圣经选读是聚会的中心部分。接着便是讲解先知书,并从其中提出劝勉。整个崇拜聚会以祝福作结。后期的聚会还加上圣经选读部分的翻译和诠释。在会堂中举行公开崇拜,需要十位成年男士。

  “利百地拿会堂”(AV)〔译注:和合本同〕(libertinoi,从拉丁文 libertini 衍生,意为*“自由人”,见 RSV),是对一班在耶路撒冷某会堂敬拜者的称呼,他们曾与司提反辩论(徒六9)。这班犹太人在庞培(Pompey)将军东征时被俘为奴,后来得到主人释放。故此他们享有罗马公民权。

  启二9和三9提及“撒但的会堂”〔译注:和合本作“撒但一会的”〕。由于此处的说法很笼统,我们不能肯定约翰所指的到底是谁。不过这里似乎显示了初期教会中有异端分子的存在。

 参考资料《圣经新辞典》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会幕下一篇会众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收藏到:  

词条信息

平安草
平安草
词条管理员
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