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网百科词库 >>所属分类 >> 器皿   

会幕

标签: 殿

顶[0]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会幕[huimo]:tabernacle。

    旷野里的帐棚是神会见以色列民的地方。神将以色列民带出埃及入旷野时,他设立了一套祈拜制度,主要集中在会幕-即一种轻便式的殿-带有围墙的大帐棚。利未人经训练能建立、拆除和从一个地方运送会幕到另一个地方。会幕的样式是由神在西奈山晓谕摩西的(见出25:8),是由以色列熟练的艺人所建造的。会幕里有“法柜”(参见该条),法柜里放着石版,石版上刻着十戒。在法柜前是神指定由大祭司会见他的地方。出埃及记这本书的后半部分精确地描写了会幕的结构,内容以及在会幕里发生的祈拜。
    在以色列进入神应许的地后,会幕最初建立在耶利哥(见书4:19),然后建立在示罗(见书18:1)。后来转移到挪伯(见撒上21:1-6),最后来到基遍(见代上21:29),后来即使法柜被转移到了耶路撒冷后基遍也祈拜。后来会幕被殿取代(参见该条)。
    保罗和彼得都将他们的身体比作“会幕”(见彼后1:13-14;林后5:1-4),意思是神的灵暂时的屋,它们后来会成为神居住的殿的一部分,就像所罗门的殿在旷野里取代了会幕一样:"各(或作:全)房靠他联络得合式,渐渐成为主的圣殿。你们也靠他同被建造,成为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弗2:21-22)。


1. 会众的会幕(AV),更贴切的说法是“聚会的帐棚”(RV, RSV 作 'tent of meeting'):当大会幕尚未兴建之前,这是一处临时而细小的、神与其子民相会的地方(出卅三7-11)。这会幕搭于营外,当摩西进入会幕时,代表神临在的云柱就会降下,立在会幕门前。这样,会幕的功能就像摩西被放进去的磐石穴(出卅三22-23),和以利亚所在的山洞(王上十九9-18)一样,当神的荣耀在外面经过的时候,神对他们说话。相比之下,正式的会幕是建立在营中,而那荣耀的云彩不但停在外面,还充满里面,以致摩西最初只能站在外面(出四十34-35)。

2. 一般所谓“会幕”是指那可搬运的圣所,当以色列人在旷野漂流时,神以此住在他们当中。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后,这会幕先后被设立于示罗(书十八1)、挪伯(撒上廿一),和基遍(代上十六39)。最后所罗门把它带进圣殿(王上八4)。会幕在圣经中有不同的叫法:简称 mis%ka{n ──“住所”(英文译本:“会幕”;〔译注:和合本作“帐幕”,下同〕),出廿五9;mis%ka{n YHWH ──“耶和华的住所”,利十七4;mis%ka{n ha`e{d[u^t[ ──“*约条款的住所”(AV,RSV:“见证的会幕”),因为约版放在里面,出卅八21〔译注:和合本作“法(柜)的帐幕”〕;~o{hel mo^`e{d[ ──“会棚/幕”,即神指定与祂子民相见的地方,出廿八43;mis%ka{n ~o{hel mo^`e{d[ ──“会幕的住所”,出卅九32〔译注:和合本作“帐幕,就是会幕”〕;miqda{s% ──“圣所”('sanctuary'),出廿五8;qo^d[es% ──“圣所”(holy place; AV, RSV 作 'sanctuary'),出卅八24;bet[ YHWH ──“耶和华的殿”,出卅四26。

  建造会幕的材料在出廿五3-7列明出来。被译作 'bronze' (“青铜”)的金属(AV 作 'brass' 〔“黄铜”〕)大概应是 'copper' (“铜”)。“蓝色”大概是指紫蓝色,“紫色”大概是指紫红色。RSV 译作“山羊皮”(AV 作 'badgers'skins' 〔“獾皮”〕)的材料,大概是儒艮(dugong)(或“海豚” [porpoise],NEB)皮〔译注:和合本此处作“海狗皮”〕。

目录

[显示全部]

Ⅰ 会幕、帐棚、覆盖物与支架编辑本段回目录


  按较精确的意义来说,“会幕”一词是指一套十幅细麻布连接而成的幔子,披盖在一个木架上,成为神的居所。幔子由细麻布织成,有紫蓝色、紫红色和朱红色的绣工,并基路伯的图案。每幅幔子长廿八肘,宽四肘,五幅沿长边缝合成为一幅,共两大幅;帐幕并在一起时,是用五十个金钩子(AV 作 'taches')把这两大幅幔子边缘上的钮扣钩起来而成为挂帐(出廿六1-6)。帐幕由十一幅山羊毛织成的幔子覆盖,形成一个“罩棚”(出廿六7-14)。每幅罩棚的幔子长三十肘,宽四肘,缝合起来成为两大幅,一幅有五小幅,另一幅有六小幅,然后像“会幕”一样,用钩子和钮扣把它们连起来,只是所用的钩子是铜的。

  在罩棚之上又覆盖一层棕黄色(直译为“染红”)的公羊皮,然后再在其上(参 NEB 作 'an outer covering'; AV, RV 作 'above')加一层儒艮皮作顶盖(出廿六14;〔译注:和合本作“海狗皮”〕)。

  这些幔子覆盖在一个支架的顶部、后面及两旁(出廿六15-30)。这支架由四十八块竖板组成,每块高十肘,宽一肘半,称为 q#ra{s%i^m。肯尼迪(A. R. S. Kennedy, HDB, 4,页659-62)为 q#ra{s%i^m 提出了一个最适当的诠释;这些竖板不是实心的木块(AV,RV),也不是厚板(NEB),而只是一个框架,每一竖板包含两条长而直立的木条(ya{d[o^t[:不是大多数译本所译的“榫”),由多条横木连接,就像一把梯子一样。这些框架有三点较实心的厚板为佳:重量较轻,木条较不易弯曲,又不会遮盖住上面美丽的会幕幔子,反而使在里面的人可以从四周看得见。每块竖板的两条直木分别立在两个银座之上。这些银座是从人口统计而得的赎罪银取来的(出卅11-16,卅八25-27)。二十块竖板连同四十个银座,边靠边地组成帐幕的两面,后面则有六块竖板。帐幕后面的每个拐角处各有额外的木块,显然用来巩固整个结构;但所声明的构造细节则不甚清楚。

  或许卡塞图(U. Cassuto)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最佳的解释:每一块拐角的竖板在底部和顶部是配双的(不像RSV所说的“分开”),好与旁边的最后一块组成一对,然后用一个金属环子扣在这对木板上(第24节应翻作“套进一环”,而不是像 RSV 〔译注:和合本同〕所译的“直顶到第一个环子”)。为要使竖板成一直线,两旁和后面共用五根闩贯串起来,每根闩都穿过连于每块竖板的横条上的金环,中间的那根闩从这头穿到那头,其余四根则只穿到某个长度。竖板和闩都是由皂荚木造成,并用金子包裹。

  当竖板搭建起来后,从前面开始,沿着顶部倒行至后面,再沿着木板下行至底部,全长二十肘乘一肘半再加十肘,合共四十肘;而十幅幔子连接起来则成为一幅四十肘长(即四肘乘十),廿八肘宽的挂帐,因此可以把框架从前面顶部到后面底部全部覆盖起来。另外,连接起来的罩棚幔子全长四十四肘(即四肘乘十一),宽三十肘,当罩棚的幔子覆盖帐幕的幔子时,所多出来的两肘(三十肘对廿八肘),垂在帐幕的两旁,这边一肘,那边一肘(出廿六13);另外在长度方面所多出来的四肘(四十四肘对四十肘),则作如下处理:两肘垂在帐幕的后头(第12节),两肘在前面对析,大概是摺叠在帐幕的幔子下面,从顶部沿边而下,保护着帐幕幔子本是敞露的边缘(第9节)。用来描写把幔子安放在框架上的字眼,并不是 nat]a^ ──张幕,而是 pa{ras* ──“覆盖”(常指用布包裹家具)。会幕的顶部是平的;为防止顶部的幔子从中间下垂,以致木框向内倒塌,大概会有一些木的撑杆从支架顶的一边到另一边支撑着(经文并没有提到这点,但它略去了许多制造会幕应有的细节)(参 Hetepheres 的可携带的帐篷)。弗格森(J. Fergusson, Smith'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3,页1452-4)和其他很多学者都认为,幔子是覆盖于一条脊檩(栋)上,但此说的说服力不足。他们的某些论点假设会幕的侧面及后面是由实木厚板造成;但我们既然说明了它们是由空心的框架组成,那么这些论点便无效,且会导致一个不可能的结果,就是把圣所及至圣所暴露于外;其他的论点同样不能成立,因为他们不明白出廿六1-13所讲的“帐幕”并不是指全座建筑物,而指那十幅细麻幔子。

Ⅱ 内部编辑本段回目录


  会幕内部由一块幔子分隔而成两个空间,这幔子垂挂在连接两大幅帐幕幔子的金钩之下(而不是像 RSV 所说的挂在金钩上;出廿六31-34)。因此我们知道第一个房间有二十肘长,第二个则有十肘长。十肘高的竖板显示两个房间高十肘;宽度很可能也是十肘,因为后面的六块竖板虽然共宽九肘,但我们必须把两旁和拐角木框的厚度也计算在内。第一个房间称为“圣所”,第二个房间称为“至圣所”或简称“圣所”(利十六2-3;来九12,十19,RV。RSV 在后两节中译作 'sanctuary' 是误导人的:作者本意是说进入至圣所)。第一个房间有时候也称为“头一个会幕”,第二个房间则称为“第二个会幕”(来九6-7,AV,RV;RSV 则称它们为“外层帐幕”和“第二层帐幕”;〔译注:和合本跟 RSV 相似〕)。那分隔的幔子(pa{ro{k[et[: 这字从没有用来指称其他垂帘)跟帐幕幔子一样,用同样的材料织成,颜色和设计也一样。它藉金钩挂在四根包金的皂荚木柱上,每根柱子则放置在银座上,柱子都没有柱顶。门口垂挂着一幅用紫蓝色、紫红色和朱红色细麻线织成的门帘(没有绣上基路伯),它藉金钩挂在五根包金的皂荚木柱上,柱子安放在铜座上,并有包金的柱顶,正如它们的杆子一样(出廿六36,卅六38)。为区别 pa{ro{k[et[ 和这帘子,pa{ro{k[et[ 有时候被称为“第二道幔子”(the second veil)。

Ⅲ 器具摆设编辑本段回目录


  *约柜安放在至圣所内(出廿五10-22)。柜的上面安放一块精金作的厚片(AV,RSV 作“施恩座”;〔译注:和合本同〕),两头有基路伯。这厚片称为 kappo{ret[,意思不是“盖子”,而是“挽回/止息〔神〕怒气”,意即这是洒挽回祭之血的地方;这正是七十士译本(hilaste{rion)和新约(来九5;RSV 作“施恩座”〔译注:和合本同〕)对它的理解。抬柜的杠子穿过安在柜脚(不是 AV 所译的“角”)的金环内(出廿五12)。出廿五15和民四6两处的记载其实并没有矛盾:后者只说明在搬运约柜的时候,为了方便遮盖约柜的工作,便暂时把杠子挪开,然后随即再穿上;而前者则指出在其余时间,即使在不需要搬运约柜的时候,杠子都应穿在金环内。

  在圣所的幔子前设有香坛(出卅1-10),是用皂荚木造的,用精金包裹,因此亦称为“金坛”。它长一肘,宽一肘,高二肘,坛有四角从拐角伸出,坛的顶部四围镶上金牙边。(要参考异教的有角石香坛,见*坛)。在牙子边以下有两个金环,作为穿杠之用,以便抬坛。香坛与约柜相对而立(留意卅6的强调),因而被视作“属于”至圣所的一部分(参:王上六22及来九4,正确的翻译应为“金香坛”,而非“金香炉”)。有关香坛的位置,可参考亚拉得神庙内两个香坛的位置(BA 31, 1968,页22起)。

  在幔子外帐幕的北面设有一张桌子(出廿六35),上面摆放*陈设饼(出廿五23-29)。罗马的提多拱门上雕刻了希律圣殿的这种陈设饼桌子和灯台的样子(见下文),不过有人怀疑这些雕刻的准确性,因为灯台的底部有多个非犹太式的图像。第25节所描述的细节并不明确,有些译者想像这是一条横伸八公分阔的边缘;另一些人则估计这是八公分高的围边或框架,围绕着桌子顶部;还有一些人则根据提多拱门上的遗迹,设想为桌的脚子之间八公分宽的横撑杆。

  与桌子有关的器具包括:盘子,大概用来摆放陈设饼;盘子(kappo{t[,盛香之用,如 RSV;参:民七14的 kap{ ──盂,AV 作“匙”);奠祭用的爵和瓶(不是 AV 所译的“用以覆盖”的意思)。

  帐幕的南面(出廿六35)放有*灯台(m#no{ra^h,AV 作 'candlestick',出廿五31-40),其形状仿似一棵树。严格来说,其座及主干是灯台本身,其他六个枝子则是“从灯台杈出来”的(第33节)。RSV 〔译注:和合本同〕直译第31节为“杯、球、花”,这个翻译比其他译本如 NEB 〔译注:参当代圣经〕的“油杯、它的花瓣和花托”等诠释性翻译较好,因为前者指出有三件东西,后者则暗示一件由两部分组成的东西。那些球是某种圆形的突出物,在灯台的臂及干上(不是如英文 'capital' 〔“柱顶”〕一字所暗示的,在臂及干的尾部)。很可能(不是完全确定)那六个枝子与主干的高度一样。七个灯盏大概分别安置于六个枝子及主干的顶部。灯台还备有*蜡剪和*蜡花盘。

Ⅳ 院子编辑本段回目录


  会幕位于一个院子的西半部,院子面积一百肘乘五十肘,长的一边由北至南(出廿七9-19)。会幕的门口朝东。

  整个院子由五肘高的细麻帷子(英文译本作“垂挂物”)包围,帷子挂在柱子上。在东边正中有一道门口,宽二十肘,门帘用细麻织成,上面有紫蓝色、紫红色和朱红色的刺绣。

  柱子显然是用皂荚木作成(出卅八29-31的铜造器具目录中没有提过),柱脚装在铜座上,由稳索和橛子使之稳固。柱顶用银包裹,柱颈有银杆──称为楞条。

  今人主要建议有三个排列柱子的方法:

1. 假设每五肘帷子安放一根柱子,每根柱子只计算一次,那么六十根柱子围成院子,较长的两边便各有二十个间隔,较短的两头则各有十个间隔。这样门帘便挂在自己那边的四根柱子及另一边的一根柱子上。

  究竟这个假设是否符合对二十肘门帘的指示──“……柱子四根……”──是令人怀疑的。

2. 根据巴莱他有关会幕建筑的教训(Baraitha on the Erection of the Tabernacle, 5)〔译注:巴莱他乃主后第一至第二世纪的犹太教师们(Tannaim)所说而没有收录在米示拏里的教训〕,柱子是安放在每一个假想的五肘长的间隔中间,而四个角落没有柱子。(这说法会产生一些难题,尤其是在角落及门口之处。有人曾尝试提供一个答案,见 M. Levine, The Tabernacle, 1969,页76、81)。

3. 由于经文没有明确说明柱子之间相距五肘,故此有可能在角落之处两边尽头的柱子并排而立。又或许那位于角落的柱子计算了两次(经文没有清楚指出柱子总数为六十根)。这样,院子的门就可往后退(或往前推)。然而这个排列方法会使柱子间的距离相当奇怪。

  在院子的东半部摆放着祭坛。它称为铜坛,因为它是用铜包裹的;它也称为燔祭坛,因为它主要作*献燔祭之用(出廿七1-8)。祭坛是一个中空的皂荚木架,长五肘,宽五肘,高三肘,在四拐角上有凸出来的角。整个坛用铜包裹,在坛的外面大约半腰处,有突出的部分──围腰板(AV 作 'compass')。(若要参考一座大小相若的有角石坛,见 Y. Aharoni, BA 37, 1974,页2-6;*坛。)由地面向上一直到坛的半腰(不是 RSV 所说的“由祭坛半腰伸出”),安放了一个铜网的格栅,在格栅的四角上有铜环,有杠穿过以便抬坛。那格栅并不是一个炉床,而祭坛是中空和没有顶盖的。有人认为当献祭的时候,祭坛会用泥土和石头填满;另一些人则认为祭坛好像一个焚化炉,而格栅的作用是通风。与铜坛一起使用的器具有:盛灰的罐子、*铲子、*盆子、*叉子(AV 作“肉锸子”)和*火鼎。

  在坛和会门口之间安放了洗濯盆(出卅17-21,卅八8,四十29-32)。盆是铜制的,立在一个铜座上。经文没有提及它的大小、形状和装饰(也没有提及搬运的方法,不过马索拉经文在民四可能意外地漏掉了这点,因为七十士译本提供了有关的资料)。它用来盛水,让祭司履行洗濯的仪式。

  当以色列人安营时,会幕的院子先由祭司及利未人的营幕包围,然后再由十二支派的营幕在外包围(民二,三1-30)。

Ⅴ 一些问题编辑本段回目录


  来源批判学理论经过修订后(尤其是关于那些所谓“祭司经文”的部分),再加上考古学的发现,已相当程度地修改了自由学派早期反驳会幕的历史性的论点。见:如:亨顿-戴卫斯(G. Henton-Davies),IDB,3,页503-6;阿哈罗尼(Y. Aharoni),Orient and Occident(H. A. Hoffner, Jr 编),1973,页6;梅尔斯(C. L. Meyers), IDBS,页586。有些人断言,关于兴建会幕的指示有部分是不切实际的,因此显然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构思。倘若这些记载旨在提供一幅详尽而完备的蓝图,这种说法才能够成立。然而很明显,它们的作用并不是这样,它们的存在是“为叫我们有所学习”。故此,很多在美感、象征或属灵方面没有价值的实用细节都给略去了。与此同时,我们亦发现远在摩西时代之前很久的埃及,已有人使用可移动的帐篷,其搭建的方法实际上与建造会幕的技术相同;见:基切(K. A. Kitchen), THB 5-6, 1960, 页7-13。有关制造香坛的指示,是记载于出卅,而不是较合理地记载于出廿五;这个事实曾使人一度认为这个描述是后来才加进出埃及记的,并且以色列的敬拜之引入香坛是发生于较后期的事。然而,在亚拉得和其他迦南地方曾发现主前第十世纪的一些香坛,由此看来,若说以色列在较早期没有使用香坛是不大可能的。另一方面,七十士译本与马索拉经文在出卅六-四十的一段记载有许多分歧之处,因此学者曾主张当七十士译本的翻译工作正在进行之时,出埃及记最后几章的最终希伯来文版本还未完成,七十士译本因而采用了另一个不知有香坛存在的希伯来传统。不过这论说的理由并不充分,不能成立,见:古丁(D. W. Gooding), The Account of the Tabernacle, 1959。

Ⅵ 意义编辑本段回目录


  在神学上来说,会幕作为神在地上的居所,有极大重要性,因它是以下这个系列之首:会幕、圣殿、道成肉身、个别信徒的身体、教会。由于会幕是按着神的设计来建造,以作为“天上事的形状和影像”(来八5),故此它各样的象征对当时的以色列人来说,都传递着属灵的意义,并且那些意义往往是清晰申明的,例如有关约柜和施恩座(出廿五16、22;利十六15-16),幔子和两层圣所的结构(利十六2;来九8),香坛(诗一四一2;参:路一10-13;启五8,八3-4),洗濯盆(出卅20-21),铜坛(利一3-9,十七11)。在未有申明的地方(如论到桌子和灯台之处),我们可以直接从所声明的功用来了解其意义。至于这些象征在什么程度上也是对日后揭示的属灵实体的预表,今人意见纷纭。我们可以了解,从最初几个世纪以来,〔教会〕对于这个主题的过分诠释,已经使这主题变得声名狼藉。然而无论如何,新约宣称律法是“将来美事的影儿”,而美事已随着基督来到了(来十1,九11)。例如,新约作者说基督已经进入幔内(来六19-20),被神设立作挽回祭,或施恩座(罗三25,hilaste{rion,参 LXX 的出廿五17-22;利十六15-16;RSV 译作“赎罪祭”并不正确);希伯来书的作者更表示,他本可以按这方法讲解所有会幕的器具,而不单解释与其论点有关的一项(来九5)。

参考资料《圣经新辞典》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话外人下一篇会堂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收藏到:  

词条信息

平安草
平安草
词条管理员
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