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圣网客户端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体

TOP

探戈之舞:“神恩独作说”与“神人合作说”
2014-07-17 15:10:5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海夫 【 】 浏览:4861次 评论:0条  所属专栏: 《海夫》   所属辅栏:
 
 探戈之舞:“神恩独作说”与“神人合作说”
 
题记:美国神学家奥尔森的《基督教神学思想史》一书中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度,但是,这并不代表所有的陈述都必须带着高度的偏见”。在神学史上,一个最为恼人的问题是:人类在救恩上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发展救恩的教义,认识神与人的力量相互作用的力量,妥善对待神的至高主权和人类的自由决定和行动,一直是神学不懈的努力。对“神恩独作说”与“神人合作说”,过程神学和加尔文主义两个极端,已经使基督教神学陷入极大的僵局。这个话题亟待新的洞见,它将主领21世纪的神学,好使一首赞美诗里所唱的“我们有一个故事传给万邦”被有效传递。
 

一、“神恩独作说”与“神人合作说”之争
 
回看千百年的“神恩独作说”与“神人合作说”之争,不知怎么,就想到“探戈”一词。在360百科上解释:“探戈是男人和女人永恒的战场。它定义了爱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又会在舞蹈形式与风格中表现出来。探戈通常的表演规则和形式是有限的,想象力和激情却是无限的。”这何尝不像在基督教神学中一直回响不绝的“神恩独作说”与“神人合作说”的论战,两者的探戈之舞绵延至今,背后都有神的恩典启示,和人对神不尽的爱与探询。再伟大的神学家所说出的都有限,但神本身和渴望认识神的激情追求却无限。
 
1、奥古斯丁的“神恩独作”与帕拉纠、半帕拉纠主义的“神人合作”
 
奥古斯丁为基督教思想之流注入“神恩独作说”,认为人类的运作完全是被动地,而神的运作决定了普世历史和个人救恩的一切。在奥古斯丁的早期神学中,他认为信心是人类对于救恩的贡献,后来在对帕拉纠的回应中,他的思想变成信心是神的恩赐。在奥古斯丁的晚期,他只承认神恩独作说,是救恩正统教义的基础。
 
帕拉纠在历史上被定为异端,其实他从未真正否认过基督信仰的任何教义,目的也不是想要传讲假福音。帕拉纠大约于公元350年出生在英国。公元405到罗马时,他震惊和愤怒于罗马教会里的道德衰落,爱心冷淡等。他应算是一个基督教道德主义者,就是在教会提倡强烈道德态度和行为的人,为此他反对当时的某些信念和习惯。后来的阿米念与之有些相似。帕拉纠否认原罪的见解,热烈地相信自由意志,以及恩典在救恩上的必要性,但他认为,恩典有一部分是人类的天然禀赋,另一部分则是神透过律法所启示的旨意。他是说,在特别恩典的帮助之外无罪的完美,应该具有可能性,否则神的要求,以及命令人要负责达到这一点,就是不公平的。康德的一句格言,可以阐释帕拉纠的这种态度:“应该”包含着“可能”。
 
半帕拉纠主义的神学领袖是卡西安,由于打开人类在救恩上可以主动的小小门户,卡西安被视为半帕拉纠主义的创建者。他和文森特、浮斯图构成大公教会的铁三角,共同反对奥古斯丁的“神恩独作说”和预定论。他们知道整个东方教会,都是一种神人合作观,也就是恩典在神与人关系上扮演主要角色,但人类决定并努力与恩典合作,救恩才会发生。他们充满自信,认为这是教会古老的信仰,一定错不了。卡西安主张,在救恩上,神与人互动的核心是一个奥秘。他丝毫不给预定论任何余地,他说,神施行救恩的方法很多,并且深奥难懂,因此“神如何在我们里面行作万事,然而每件事又可以归因给自由意志,这是人的智力和理性所无法理解的。”同时卡西安也主张:“我们绝对相信神的恩典是丰富有余的,有时候会超越人类软弱的信心程度”。
 
2、天主教与东正教不同的救恩观
 
1054年东西教会的大决裂,不仅在政治、历史、文化等因素,内在的神学分歧才是根本。在教义上长期的主要争执之一是所谓“和子句纠纷”,看似一字之争,却是不同的真理领受和信仰传统。所以后来双方虽然多次做过和解的尝试,均告失败。
 
许多基督新教徒对于天主教神学不够认识,表面地认为天主教宣扬行为称义,看重功德。具体情况不是那么简单。正统的天主教神学包括:神的恩典乃是人类之义的唯一基础和原因,人类无法在恩典的帮助之外,行处值得救恩的善行。天主教会的正式教导是即使一个人透过浸礼悔改信主,透过圣化成长为一个基督徒,但实际上,神的恩典是使整个过程产生果效的原因。人类的决定和努力,最好也不过是工具性的原因。若没有神先存的恩典使人具有能力,根本不可能生效。
 
为什么天主教却是给人一种与其神学主张不相称的影响呢?529年奥兰治主教会议上,谴责了半帕拉纠主义,但这个会议完全不认可预定论,敞开了人类自由和恩典合作的大门。在此会议之后半帕拉纠主义更是被宣告为异端。但它的一些观念在流行的信念和西方灵修主义中已经根深蒂固。天主教后来就包括并强调,以善功系统作为恩典的必要证明,并且倾向于采纳一种神人合作说,其中自由意志必须与恩典合作,救恩才能圆满达成。
 
大格列高利(约540~604)既很有政治才能,又是伟大的神学家,他的救恩论充满张力。既强调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