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圣网客户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体

TOP

上帝帮我夺回叛逆的儿子
2015-05-29 11:48:14 来源:《境界》 作者:卢红 【 】 浏览:3536次 评论:0条  所属专栏:   所属辅栏:

采访:《境界》记者 文君

受访嘉宾:卢红

录音整理:费文晶、吴政锐、梅嘉瑾、冯颖



孩子的叛逆让我苦恼

 

卢红:我的儿子今年15岁,他目前在美国的一所寄宿高中读书。

 

文君:很多人说,中国好像应试教育强一些,国外素质教育强一些,所以是不是到国外之后,做父母的会更轻松?

 

卢红:我觉得孩子的问题并不是教育体制本身的问题,根本在于从小习惯的养成和品格培养。

 

我经历了孩子从小到青春期的转变,如果我们只关注孩子的行为表现,比如学习成绩如何,是不是乖,就会产生很多焦虑。我觉得最主要的其实是父母和孩子之间关系的建立,这些基础打好了,其实我们根本不用担心孩子的表现。

 

文君:你初为人母时,和孩子关系怎样?

 

卢红:很糟糕,当时我并没有准备好成为一个母亲,我把他当成一个负担,希望我爱他,但那时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去爱他,也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表达我的爱。

 

文君:你遇到过什么问题?

 

卢红:比如他会非常叛逆,他从3岁到10岁这阶段,个人意识增强,越来越不听我的话,我说一句,他就有十句在等着我,而且我根本没能力反驳他。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次我匆忙约一个朋友谈点事,晚上要带孩子去练冰球,时间紧张,我就请朋友来家吃饭,因为朋友家和去冰场顺路,我就和孩子说,你可不可以先换好护具?这样我和朋友可以先吃点饭,两件事情都不耽误,他当时正在看动画片或做其他事,在我看来顺理成章的事,可他就非常不认同,说我为什么要先换衣服?

 

卢红:我感到很没面子。当时我没有用武力,但用了语言暴力,强制要求儿子按我的决定和要求做,弄得很不愉快。

 

文君:后来呢?

 

卢红:这件事发生时,我已开始接触基督信仰,开始去参加团契,但还没决志信主。后来我的朋友对我说,我那一次暴跳如雷,把她吓到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根本无法想象温柔的我会有那样一面。

 

信主之后我们团契来了一位师母,她给姐妹们讲亲子关系,当时对我触动非常大。她说,只有你和孩子建立真正的关系时,你才会对孩子产生影响力。

 

 

我和孩子的关系,竟还没有保姆好

 

文君:发生“护具事件”时,你儿子多大?

 

卢红:不到10岁。

 

文君:那这9年多时间,难道你和他没有建立真正的关系么?

 

卢红:很遗憾,没有。他一出生时,只有阿姨。当时我真是一个不尽职也不合格的妈妈,我很懒,我确实从一些育儿专家或书本学到很多育儿知识,但我是把这些知识教给阿姨。她高中毕业,我教给她知识,她来施行,外人看来,我家阿姨很好,她会管孩子,所以阿姨和孩子建立了很好的连接和关系,这个模式一直持续到孩子上小学一年级。

 

他上小学一年级后,我就开始发现问题了。有次我接送他和他聊天,他说他将来长大要买一辆法拉利,我说那法拉利上载着谁呢?他说,后排坐着爸爸妈妈,我就问那你副驾驶上坐谁呢?他说阿姨呀。

 

当时这句话,让我太惊讶了。就在那一刻,我意识到我的教育有问题。从那时开始一直到他9岁多,我就开始更多参与对他的教育,可是和孩子之间没有前面的连接,因为我从来没有服务过他。

 

我没给孩子做过一顿饭,儿子3岁到6岁上幼儿园接送都是阿姨,虽然我那时不工作,也开车,但我想让孩子从小学会吃苦,我自己又怕吃苦,就把坐公车去幼儿园的工作交给阿姨,那时对我儿子来说,我就只是司机。孩子要去远的地方,我会开车送,而且是在和朋友约会之余做的。我给自己规定,每周有两晚,在孩子睡觉之前回到家,和他见一面,就是很形式主义。

 

从儿子6岁到9岁,我开始花更多时间和孩子在一起,但效果甚微。孩子的第一个叛逆期从3岁开始,一直到10岁,长达7年的叛逆期。在他不到10岁时,我真的很气馁,因为我觉得这三年我已尽了所有努力去爱这个孩子,他依然很叛逆,不顺从,依然感觉不到爱的连接。

 

文君:我理解,你们之间没有互动,他是不会向你敞开的。

 

卢红:没错。我印象非常深,在他不到10岁时,有一次,也是在和他激烈争吵后,我看着洗手间镜子里的自己,心想这个孩子最多我能带到10岁,我对他完全没有影响力。

 

当时我唯一能避免和他争吵的方式就是避免和他见面,所以我早出晚归。只要我见到他,就会发现他身上的问题,我就忍不住要指正他,就会造成他激烈的反对,就会让我怒火中烧,这让他进行更激烈的反抗。

 

 

语言暴力镇压失效,只能祷告

 

 

文君: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卢红:他的反抗让我气的快要爆炸,最后我只能靠言语暴力镇压他,强制他来听从我,等他越大,我的镇压就会完全失效。

 

就在那时,我开始去教会,遇到那位师母,她说要建立亲子关系。那时我开始学习如何和孩子建立关系,我意识到我是借爱孩子之名,实际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弥补自己从小的缺失,并不是真正爱孩子。

 

文君:你心里的动机开始有变化了。

 

卢红:孩子10岁之前,我没有自己的成长,也没有建立关系,我更多关注孩子的成长,如果他不成长,我就会横加指责,其实没给孩子做一个榜样。后来你自己的成长加上建立关系和管教,就是真爱加真管,孩子的成长会是一个自然的结果。

 

我记得我在等飞机时偶然翻一本育儿书,有段话印象很深刻,当你去管教孩子时,不要有任何期待。短短这几个字——“没有期待”,在我的心里起了翻天覆地作用。我后来体会到,也许我们可以有期待,但这时间点不是由我们来决定的,是由上上帝决定的。

 

那时我已接受了没有期待,可是我做不出来。孩子不顺从我时,我条件反射一样,就会冲他发怒,发脾气。所以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建立关系。因为我跟孩子的关系已经破坏了,已经断裂了,所以那时我的第一个工作不是管教孩子,因为管教的结果就是叛逆。

 

文君:都做了什么?

 

卢红:我其实只做了祷告一件事。每次当我看到孩子有问题时,在我想要开口指出他的问题时,我就快速低头,默默在心里祷告,我就说:神啊,不管孩子有什么反应对我,我都不出声。差不多长达半年时间,只有这一个祷告,因为这是唯一的方式,让我可以修复和孩子的关系。

 

文君:所以这半年,不管看见他有什么问题,咱不说。

 

卢红:说,但是我在说之间,我要先有一个祷告,因为我知道他会说什么。

 

文君:就是你要还是要告诉他这个事情的正确观点,要积极的表达给他,但你不对他的这个反应做反应。

 

卢红:没错,但是我对他的反应没有反应,不是我自己能做得出来的,我太了解自己了(笑),所以我只能透过祷告,我说神你帮助我,不对他的反应有任何的反应。

 

 

“教育孩子”其实是“教育自己”

 

 

文君:你刚刚说这样的祷告有半年,但中间有没有失败过?还是会忍不住反应。

 

卢红:基本上没有失败过。但真的很奇妙,可能孩子已经不记得了,因为对他来说那是妈妈态度的一个突然转变。

 

我记得很清楚当我第一次这样做时,孩子的眼神有一种惊诧,太出乎他的意料了。因为他一定也是期待,我说完观点之后,他用一种很悖逆的方式反驳我之后,期待我像平常一样一种暴风骤雨式的咆哮。

 

但他得到的是我的沉默。那时在心里,我说感谢主,我知道开始有作用了,虽然这个作用只是还没有那么明显,但是在那一刹那,我就知道神在做工。

 

他的转变还是蛮快的,第二次之后,在我说完他,他的语气就开始有缓和。他还是会反驳我,但不会像以前那样用一种很仇视的眼光,很悖逆的声音来反驳我,他就变得有那么一点点温柔,外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我能感觉到当中细微的变化。

 

卢红:我就这样一直坚持了有半年,开始跟孩子先修复关系。其实还没有到建立关系。大概过了三个多月之后,我在团契跟姐妹们分享儿子的变化时,当时我自己还没有意识到,我说我儿子变柔软了,那姐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因为你变柔软了。

 

那时我才意识到神是在改变我,透过我的改变,来改变我的儿子。所以在那一刻,我就知道,教育孩子真的不是教育孩子,是教育自己(笑),让自己成长,然后去影响孩子。

 

 

文君:那接下来呢?

 

卢红:那时我看了一本书叫《爱的五种语言》,那这本书对我的帮助非常大,这本书本身是讲夫妻关系的,但我看过之后,觉得它对世间的任何情感关系都非常实用,我开始反思自己,发现我愿意给予孩子的爱的方式和儿子接受爱的方式完全不一样。

 

文君:你的方式是什么?孩子喜欢的方式是什么?

 

卢红:我的方式是我自己愿意接受爱的方式,就是聊天、谈心。儿子他最喜欢的方式是赞扬和被服务,就是我去服务他,他会感受到我的爱。

 

我发现这两个是我特别不愿意给的(笑)(完全错位)没错,因为我发现,儿子从小很容易骄傲,所以我很怕再夸奖他,他就太骄傲了。那我就故意不去夸他,那服务呢,因为我懒(笑),我没有服侍过他,没给他洗过衣服。这些都是阿姨在做,我做的就是司机,也是用我喜欢的爱的方式试图跟他建立关系。就是跟他聊天,还聊得人家挺心烦的(笑),觉得好无聊。

 

所以那段时间,我就开始就把原来住家里的阿姨改成小时工,开始自己参与服侍孩子,其实这是蛮辛苦的,因为我本来是一个完全不做家务的人,其实就是付代价,就是牺牲自己。

 

 

真爱+真管=顺服

 

 

文君:你还有什么改变?

 

卢红:我当时还看了一本书叫《6A教育》,是美国的一个基督徒教育家写的,他讲“真爱加真管”。要真正建立关系,一个是接纳,一个是赞赏,一个是关爱,一个是时间,其中他就讲到了赞赏,那我自己也想清楚一点,儿子很骄傲的某种可能,内心是自卑,因他最亲近的人那里没有得到应有的赞赏,所以他需要自己夸自己。

 

文君:许多父母还有个头疼的问题,哎,这本书这么说,那本书那么说,放在一起正好矛盾。

 

卢红:其实还是要靠信仰,因为他们讲的都符合圣经的教导,符合上帝的带领,我在这过程中会不断的祷告,我觉得祷告帮了我。

 

文君:祷告如何帮助了你?

 

卢红:我会透过祷告寻求说:神啊,我要怎样带领这孩子,或者说这样的教导合你的心意吗?那如果合你心意的,我自己做不到,我要怎么做?

 

神一直都没有说你要怎样教育你的孩子,神一直给我的一个声音就是说:你自己要成长,你要跟随,你要付代价。在这过程中,我是双倍的收获,我收获的是我自己的成长,当我成长,我跟主的关系更亲近了,我更愿意付代价,愿意牺牲,愿意顺从神的带领时,神也给我很多。

 

这慢慢变成我的一种价值观,而且孩子看到的是一个言行一致的妈妈。他可能一开始不认同,但这就叫影响力。因你跟他之间是有好的关系的,他就会被你影响,我不期待你马上有改变,但我相信我持续的这样做,我持续的在祷告当中求神亲自带领你,总有一天你会成长。

 

文君:你都为孩子做了些什么?

 

卢红:其实人还是蛮有惰性的,我基本只在周末时,才在阿姨不在时给孩子做一两顿饭,这个关系建立的进程,也还是蛮缓慢的,很感恩就是在两年前,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去美国,没有阿姨了,完全都是我一个人。又是司机,又是保姆,还是厨子。所有的工作都是我在做。

 

过去的这两年,我觉得是我和儿子关系建立的一个很紧密的一段时间,那很辛苦,我做一菜一汤都要两个小时(笑),不容易,但我觉得很值得。因为他感受到你的爱了,所以他愿意为你而改变了。

 

 

真管,不是父母情绪的发泄

 

 

文君:你跟我说说,什么是“真管”?

 

卢红:真管就是你要给孩子立界限。这其实对我也是一个挺痛苦的过程,其实我到现在也做得不是特别好。

 

文君:你原来经常指出他的问题,那不也是“真管”吗?

 

卢红:那其实不是“真管”,其实是随着我的性子,比如他做同样的事,今天我高兴我就过去了,可是今天你让我不爽了,我就狠狠来一次。这不叫“真管”,这实际是父母自己情绪的发泄。

 

由于受年代和环境的影响,我从小的成长过程中,父母没有放太多精力和关注点在我身上,所以我是在一个没有边界的环境中长大。

 

成为母亲后,我更能切身体会到应如何为孩子建立一个有边界的成长环境。因为没有边界,没有规则,则无从管起。这对我是非常大的一个挑战,现在依然很难。

 

文君:什么时候你觉得对孩子需要开始“真管”?

 

卢红:在《6A教育》这本书里,有两个关键词:责任和权威(管教),“责任”就是让孩子知道,在不同年龄段,孩子自身的责任是不一样的,他对家庭、对自己、对社会的责任都不一样,作为父母,我们需要教导孩子知道这点。

 

“权威(管教)”就是“真管”,上帝赐给父母权柄管教孩子,而不是一味的只爱孩子。爱是管的基础,如果没有爱,就没办法管教孩子。没有真爱关系的建立与管的结合,孩子就容易叛逆,这是在儿子十岁前我的问题,如果你和孩子建立了真爱关系,再与“真管”结合,孩子就容易顺服,会有比较好的安全感。

 

文君:信仰如何帮助你做到“真管”?

 

卢红:在前半年,刚和孩子建立与恢复关系时,我是靠祷告来托住的,但情况好转,我就开始懈怠了,没在每一次管教前祷告。这点我需要悔改,如果没有祷告,我自己很难控制情绪,控制不住自己对孩子的期待。你非常期望,当下你和他沟通好,下一秒他就立即改好了,有改善或承认错误,说“妈妈,我错了,我听你的”。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都是人,人都有罪性。

 

 

看见儿子,就看到一个完全软弱、悖逆的“我”

 

文君:在“真管”的过程中,你如何祷告的?怎样执行的?结果怎样?

 

卢红:一年多以前,我和孩子的关系也建立了,也恢复了,都很好,但每个月还是会有一两次,控制不住自己脾气时,依然还是会和孩子发生冲突。孩子后来就说:“我再也不接受你的道歉了,你道歉后一点用也没有。”

 

我跟孩子说过很多方法,比如如果自己一发脾气,就让孩子提醒自己:“你是基督徒,你不应该发脾气。”但这个方法,对我而言,好像没有太大作用。祷告对我却非常有效。

 

所以那一次,我和孩子发生很激烈的争吵,我感觉自己又无法控制自己,就跑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跪在那里祷告:神啊,这孩子怎么还是如此悖逆?自己已经做了所有能做、该做的努力,他怎么还没有变好?我心里很难过,很伤心。

 

当时,闭着眼睛,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画面:“孩子和一个魔鬼(撒旦)的影子是分离的,穿着黑衣,在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那个和自己争吵的悖逆孩子,在争吵的当下是被魔鬼(撒旦)控制的。当我看到这个画面时,也看到了自己的光景,在自己不能和孩子温柔相处时,自己也是被魔鬼(撒旦)控制的。所以在那一刻,突然对自己和孩子产生了一种怜悯。人在很多时候,都是被魔鬼(撒旦)控制的。

 

文君:那这个过程中孩子没有责任了?

 

卢红:不是这样,孩子肯定还是有责任的。因为孩子有选择的能力,可以选择“恶”,也可以选择“好”。对于基督徒而言,你是选择“恶”?还是选择跟从上帝?因为孩子还没有信主,还不肯去教会,这也是我一直在为他祷告的。

 

文君:经过这一切,你最感恩的是什么?

 

卢红:其实我最感恩的是上帝给我这么一个儿子。我们俩能有这样剧烈的冲突,儿子是一个心口非常一致的孩子。他心里想什么嘴里就说什么。他很小的时候,我觉得他心里很有“恶”,比如说很自私、很以自我为中心、很叛逆,他有的话让我觉得非常脸红心跳刺耳,就觉得我这妈当的太失败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但就因为他的这种直率,就像一面镜子一样,我看到他就象我自己,有时自己隐而未现的罪就是从儿子嘴里说出来的,让我看到一个完全软弱、有罪、悖逆的“我”,而不是我的儿子。那段时间我一方面特别恨他,另一方面自己很有罪恶感。

 

罪恶感来源于两方面:一方面是我怎么这么不堪?另一方面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无能,教育无方,都教不了自己的孩子!真的是在上帝的光照下,改变自己进而改变孩子。两三年前我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儿子是上帝赐给我最好的礼物。

50
Tags:上帝 夺回 叛逆 儿子 责任编辑:平安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土匪信主何足奇 下一篇得着的美好见证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圣网互动摸摸提示

您读文章时如果需要查看某词语的解释,可以用鼠标选择该词语,圣网互动摸摸就会立即出来帮助你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导航1 导航2 导航3 导航4 导航5 导航6 导航7 导航8 导航9 导航10 导航11 导航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