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圣网客户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体

TOP

扑向梦寐以求的故乡-远志明见证 (一)
2009-01-20 23:59:58 来源:网络 作者:远志明 【 】 浏览:23817次 评论:0条  所属专栏:   所属辅栏:

   我非常高兴能跟朋友们还有主内的弟兄姊妹分享我自己的心路历程。我原来在国内的时候是读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原来是一个共产党员,而且对国家到现在为止也是充满爱心。可是‘六四’之后,我不得不藏起来。我在大陆躲藏了两个月,一直到八月底的时候,才逃到香港,然后从香港到了巴黎,在巴黎待了半年的时间。我还记得很清楚,当我们几个人一起偷渡,就是被偷运到香港。夜间靠岸的时候,一上岸我们几个人都抱头痛哭,我们突然觉得自己离开了自己的国家,再也回不去了。因为在国内东躲西藏的时候,不管怎么躲,怎么害怕总觉得还是在自己的国土上,就好象孩子是在自己的家里,还是在自己的屋子里被追来追去。可是一旦出了家门,大门一关,你再也回不去的时候,有一种特别的伤感,所以我们当时都有很强的失落感。

  后来到了海外,到了巴黎,搞海外民运,我们开始的时候住在难民营里,过着一种没有祖国的日子。当时我用一句话来形容我的心情就是:「得到了天空失去了大地」。就是我们虽然像鸟一样自由了,到了西方世界,不再受追捕,但是我们却失去了根,失去了落脚之点。当时有一种很强的失落感。现在叫「失了大地,得了天空」,这是我信主之后的另一种感觉,这是一个主内的姊妹把我原来的话给倒过来的,我原来是「得了天空,失了大地」,现在是「失了大地,得了天空」,句子一变整个意思就变了。

  后来我1990年初到了普林斯顿大学做访问学者,在一种极度对人生的一种深刻的反省这样一种情况下来到普林斯顿大学。在那里认识了一批基督徒朋友。当时我是第一次接触基督教,基督徒。原来在大陆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接触过,所以我们刚一接触的时候,却是有一点不能理解,有一点吃惊。我记得他们当时邀请我们这些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民运朋友一起去参加他们的查经班。第一天晚上去了几个,大概就去了一次,后来就很少有人去了。因为回来以后他们就说:「唉呀﹗这个形式我们很熟悉」。又说:「我们早就这样搞过啊﹗」。原来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们就学毛选,也是这样读一段语录,然后对照检查思想,而且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的那种感觉。
    大陆来的朋友大概都熟悉这些语言,所以后来到第二个星期他们再开一个面包车接我们去的时候,就没有人肯去。但总得给人一个面子,因为这么大老远开个面包车过来,所以我就去了。而且我就在每个星期五晚上常常去。我常常去是因为我在他们这一批基督徒朋友身上看到了一种新的东西,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就是他们的爱,这一批基督徒跟你一见如故,他们在物资上帮助我们,在办事上也帮助我们,在精神上也帮助我们,甚至比我们过去大陆来的人还热心。给我们吃的穿的帮助我们学开车,考试,接送我们去机场,没有什么事是他们不肯帮忙的,都帮我们。所以当时我们都误解了这种关怀,我们一些人甚至怀疑他们说:「这些人这样做肯定是有动机的,要小心」。有的怀疑是F.B.I.派来的。

  因为我们在国内受的教育就是说基督教是帝国主义派来的工具,他们总是有目的的,一种文化侵略嘛,是配合军事侵略和政治侵略的。所以他们这么拉拢我们大概也是想把我们拉过去,将来一起颠覆中国。哎﹗真的有这种讲法。但是后来我在跟他们进一步接触之后,发现问题其实没有那么简单,问题其实很深刻。就是我发现他们这一批特殊的人,有一些特殊的原因。因为在他们身上当初我看到的,不仅仅是爱,不仅仅是对我们的爱,还有一个品质,就是他们的真诚。他们对人生特别真诚,他们对神真诚,对圣经真诚,对我们这些人很真诚。而且他们对他们自己也非常真诚,因为他们过的是一个很真诚的生活。他们不自欺,他们也不欺骗别人。我们在大陆的时候,我们都知道这样真诚的心是很少见的,除非在你自己的家庭里面。家庭里面甚至都会闹的不这么真诚。但是这一批人在一见面的时候就表现出一种真诚,一种坦荡。还有一种品质在他们的身上就是他们那个平安喜乐。我当时也觉得奇怪,他们整天乐呵呵的。整天傻呵呵的,就是我们说的,也没有脾气,也不跟你计较什么。他们活的很开怀。最后把这几项加起来,我觉得这一批人很奇怪,他们又那么爱人,又特别真诚,又自己活的平安喜乐,坦坦荡荡。我当时觉得这是一批特殊的人,因为我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基督徒。

  后来我就发生了兴趣,我就开始在旁边观察他们。这是一个小小的查经班,在一个人的家里。我每个星期五晚上都是坐在一个沙发的小角落上。我一言不发,就在旁边听着他们,看着他们。我就做一个旁观者,好象做一个调查人员,研究人员在旁边研究他们。因为我是搞哲学的我对人生哲学也很感兴趣。我就看这批人他们的人生哲学为什么是这个样子。我当时就萌生了一个念头,我说不管世界上有没有神存在,只要有一种力量能够把人心中这么好的东西都给激发出来,这个力量就值得去追求。哪有这么好的东西﹖能把人心中的爱,真诚,平安,喜乐,一骨脑儿全给激发出来。如果有这么好的东西我们应该去探讨,去追求。我当时是抱着这么一种心情去参加他们的查经班,坐在旁边。当然了,这种真诚,这种爱,这种平安喜乐的气氛,也吸引了我。在感情上,在感性上也吸引了我。因为那个时候就是我一个人,家里的人还没来。我星期五晚上到了那里以后就感觉到很温暖。我还没有接受他们的信仰,但是我已经体会到了他们的温暖,体会到了他们的爱,他们的真诚,他们的喜乐。我已经自然地被吸引过去了。

  大概在两个月以后我才开始发言,才开始参加他们的讨论。因为他们讨论罗马书的时候,讲到一些问题很有哲学味道。我就开始跟他们讨论,我一跟他们讨论,他们很高兴,远志明终于开始说话了。终于参与,加入他们的里面了。后来他们就开始引导我读圣经。我自己开始回去读圣经,我开始读福音书,从马太福音开始读。当我一读圣经的时候,我受到了一个更深的震憾。就是比看到基督徒这些新的人生这种震憾更强烈的震憾。就是我看到耶稣的话语,不是人的话语。人说不出这种话来。因为我原来是学哲学的,我读了很多哲人的书,从希腊开始一直到现代哲学,包括中国的哲学家,我读了很多。那些真是悱涩难懂啊﹗我记得当时读黑革尔的逻辑学,大逻辑。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啃了两本书,上下卷。有一天我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只看懂了一句话,因为它是翻译成中文的,那一句话就有三行长。我那一个晚上就琢磨这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到睡觉之前终于琢磨透了。我当时那个高兴啊﹗我终于弄明白了。这个黑革尔真深刻真伟大。我当时的想法是我越弄不懂,我越觉得他伟大,我越佩服他,我越要弄懂他。对人的智能就是这样。

  当我读到耶稣的话的时候,我受到很深的震憾就是耶稣的话真简单,简单到你不识字你也能懂。但是又深奥到什么地步呢﹖大思想家,大哲学家,大科学家你也琢磨不透它的深奥,是这样一种语言。而且是这种语言,我读到耶稣的话的时候,直接进入我的心里去,它一下子打到我的心里,不是在我的脑子里面转。我以前读哲学的时候都是在脑子里转,在逻辑里,因为什么,所以什么。大前题,小前题结论。都是这些推论,在脑子里演绎的。可是我读耶稣的话的时候,它是一种一下子进到你心里面去的感觉,进到你心里去。好象是不用你思考的,他一说你就明白了,好象这个话你本来心里就有,他给你点透了。好象这么一种光,进入你的心里把你的心里照亮。是光。

  我当时在六四之后逃出来,正生活在一种孤独,一种对六四,对中国当权者的怨恨中。因为我还是妻离子散嘛﹗就是不能团

217
Tags:梦寐以求 故乡 见证 责任编辑:平安草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1/7/7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陈终道蒙召的见证 下一篇浪子之歌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圣网互动摸摸提示

您读文章时如果需要查看某词语的解释,可以用鼠标选择该词语,圣网互动摸摸就会立即出来帮助你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导航1 导航2 导航3 导航4 导航5 导航6 导航7 导航8 导航9 导航10 导航11 导航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