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圣网客户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体

TOP

从《共产党宣言》到《圣经》——我的信仰历程和得救见证 (一)
2009-08-09 21:55:41 来源: 作者:刘爱新 【 】 浏览:18709次 评论:3条  所属专栏:   所属辅栏:

 如何認識和相信主耶穌? 


   我出生在一个没有任何宗教信仰背景的家庭里,自小被灌输的是无神论和唯物主义的教育,根本谈不上对上帝和基督福音的认识。在我的意识中,信仰基督教的无非是那些心灵空虚或者年老体弱的人,就是说基督教是软弱者和无能者的宗教,而我信奉的是“人定胜天”的哲学,推崇的是功成名就、出人头地和光宗耀祖,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里我不甘心沦为一个只被别人同情和嘲讽的弱者,我要依靠个人奋斗成为一个时代的强者和佼佼者,享受人间的荣耀,基督教怎能适合我?死亡和来生的问题对我而言是那么的遥远,对基督救赎、十字架、罪得赦免、重生得救、末日审判、身体复活、永生、新天新地等属灵事物更是一无所知,有关永恒的问题从来没有进入到我的思考范围中。那时候我对基督教的认识何其肤浅啊!我的目光仅仅局限在短暂的今生,凭着人的意思和人的努力去寻求所谓的真理和人生价值,根本就没想到“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言14:12、16:25)要不是后来圣灵的光照和上帝的呼召,我至今还生活在属灵的黑暗世界中。感谢神!

 
     记得上初中二年级(1994年秋季)的时候,政治课讲授的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和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我至今还记得第一课的一些内容,政治教科书在绪论部分极力告诉我们历史上进化论和神创论一直在交锋着,进化论是科学的、进步的,而神创论是愚昧的、落后的甚至是反动的。我们还被教导到了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时期特别是达尔文发现了进化论之后,神创论这一“精神鸦片”不断遭到毁灭性打击,奄奄一息,但最后我们还不忘被提醒至今神创论还在“苟延残喘”、“僵而不死”,不甘心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仍然和科学为敌,继续企图阻挡人类社会进步的潮流。我清晰记得这本教科书还讲了一个发生在美国的故事,大意是死守神创论的一群美国基督徒极端仇恨进化论,强烈反对学校讲授进化论,并且把一家设立进化论课程的学校告上法庭,但结果被法院判为败诉。教科书不无讽刺地写道:当法院作出判决的时候,有一位妇女竟然因为不相信“人是由猴子变来的”而当场昏倒。我们这帮无知的中学生们也跟着讲课的老师一起嘲讽那群愚钝顽梗不化的美国基督徒,真是无知者无畏啊!虽然14年过去了,但这一幕我至今都无法忘记,当我归信主耶稣基督之后,回想起这一幕觉得多么的荒唐可笑!到底是谁被谁愚弄了?我就是身处在这种敌基督的教育环境和社会环境中,是喝着狼奶长大的,要不是神的怜悯和救赎,我在这里看不到任何希望和生命的亮光,只能被引诱到那灭亡之路!

 
      从高中起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有社会良知和道德担当的公共知识分子和学者。我很敬仰崇拜马克思、恩格斯这样的伟大人物,并把他们当作我的“精神导师”。那时候我认为只有马克思主义的学说才是全心全意为天下穷苦人抱不平打天下的,就是天底下唯一的绝对真理,因此我就把马克思主义当作自己的“信仰”,我为马列毛的学说倾倒并热血澎湃,不仅如饥似渴地阅读一些马列毛论著及其相关资料(如《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帝国主义论》、《毛泽东选集》等),还自封自己是一个“小马克思主义者”。同学们为此送给我一个绰号“马克小思”,我也以此而沾沾自喜。如果我生在“文革”时代,我一定是一个疯狂的革命压倒一切的红卫兵小将。然而不断被揭示出来的残酷的社会现实和历史真相,使我对马克思主义越来越产生怀疑。马克思主义的暴力革命学说和阶级斗争理论,没有人道,打着穷人的旗号鼓动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冷酷无情的暴力斗争,并且被野心家滥用,结出极权主义和国家暴政的恶果。“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其共产主义学说因对人性的过于乐观的不恰实际的估计而沦为乌托邦,对普通民众来说不过是永远遥不可及的神话,在政客那里不过是麻醉民众粉饰太平的遮羞布罢了。真的,与其说基督教是人民的“精神鸦片”,倒不如说马克思主义成了某些人名副其实的“精神鸦片”。

 
      上了大学后,我又接触到西方的理性主义和自由主义学说(其实从高三就开始有所接触了,那时候我认识了当时被誉为良知和道义的代言者和担当者——《南方周末》,对我的启蒙影响非常大),这种学说反对阶级斗争和国家专政,主张人权和自由至上,提倡民主与宪政,使我无比欣赏和推崇。期间我阅读了《论法的精神》、《自由秩序原理》、《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论美国的民主》等西方思想经典著作。此时,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也步入我的阅读视野,虽然此书我没有完整地看完,但对基本内容有了很深的把握,我对基督教有了很直接的好感。当我重新审阅西方文明的发展历史时,我已经抛弃了马列主义那种历史唯物论的片面解释,而接受了新的历史观——宗教改革和基督教的复兴是近代西方文明兴起的基本动力,正如历史学家所说的,“基督教是现代西方文明之母”。然而,此时的我对基督教认识仍然无比的肤浅,仅仅把它作为一种文化而且还是西方的文化,对基督教文化只是表示钦慕和景仰,根本就没有把基督教和基督的救赎、生命的改变联系起来,更没有动机去看《圣经》。 


      这种情形一直持续了好几年,这些年我一直在自我为中心的圈子里打转,我为自己虚构了一个“看上去很美”的梦想,并甘愿活在这种自我梦呓之中,其实是活在自义和血气之中,而且还以为我所做的“为正为善”,我是我自己的价值判断者。而且,还有一段时间,我投入到所谓“民运”事业中,凭着一身血气,以为可以带来波澜壮阔,不料到头来却是碰了一鼻子灰,毫无果效。满腔热血换来的却是头破血流。我实在太高看自己了,我几乎要绝望了。在这里我也丝毫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和生命的亮光。然而,人的尽头正是神的起头。
      2006年9月上旬的最后一天(此时我已经升入硕士研究生第三个学年了),此前在网上结识了一位朋友,是那种很有独立思想和社会责任感的人,他这天约我出来见面聊天,我们谈到很投机,期间他告诉我他是基督徒,还和我分享了他得救的见证。我感到很惊讶,我没想到这样一位关注现实的人竟然也信奉那“虚拟”的宗教。那天正好是星期日,他提出下午带我到教会去看看,为了满足好奇我就答应了。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到教会,但这次经历对我的冲击极大。他带我去的这间教会人数不多,那天下午来参加聚会的大概有十几个人,都是富有青春朝气的年轻人,而且大多是大学生,不是我想象中的“老弱病残”,我深感吃惊。我至今还记得当时唱得一首赞美诗《这一生最美的祝福》,歌声很美,我很快陶醉在那美妙的诗歌中。我还看到弟兄姊妹们无论唱诗还是祷告都是那么投入那么认真,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虔诚”。赞美敬拜后就是牧师讲道。我很想见见牧师长得什么样子,我以为牧师穿着打扮一定很特殊很怪异,就像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样子,但令我深感惊奇的是,来讲道的牧师衣着打扮和普通人无异,如果走在大街上你就根本分不清。给我带来更大震动的,是牧师的讲道信息——《罪和死》,牧

257
Tags:《共产党宣言》 《圣经》 信仰 历程 得救 见证 责任编辑:李约瑟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1/4/4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我为母亲作见证 下一篇信耶稣的个人见证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圣网互动摸摸提示

您读文章时如果需要查看某词语的解释,可以用鼠标选择该词语,圣网互动摸摸就会立即出来帮助你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导航1 导航2 导航3 导航4 导航5 导航6 导航7 导航8 导航9 导航10 导航11 导航12